2020-11-24
星期二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温哥华:但求最绿

温哥华:但求最绿(图)

作者:佚名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时间:2010-09-06

        中国花木网09月06日资讯:    本站编辑从福布斯中文网获悉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温哥华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以一句略显生涩的汉语向中国客人致欢迎辞,他似乎有点卡住了。“温哥华……”旁边有人用汉语轻声提醒,罗品信摇摇头,找到了他的表达,“我们美丽的城市温哥华。”

  这位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总是带有舒展笑容的市长和中国早有渊源,他的同胞中有个亲戚在中国家喻户晓,名字叫做白求恩;他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这是他唯一的外文名字。

  温哥华多云多雨,这使得城市常如一幅笼罩着面纱的暗色调油画,这里拥有清洁的水和空气,罗品信称温哥华“天生丽质”,被评为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

  “温哥华空气清新、水质良好,我们很幸运不需为此费力,许多城市正以这一目标作为挑战。”

  2009年初,罗品信组建了“最绿城市行动小组”(The Greenest City Action Team)并宣布了这一小组的重任:为温哥华在2020年成为世界上“最绿色的城市”制定发展计划。

  “最绿城市行动小组”在今年年初颁布的《最绿城市快速启动指南(the Greenest City Quick Start Recommendations)》(简称“最绿指南”)中,制订了十条可以让城市“更绿”的行动规划,关于具体行动目标的细则将在今年晚些发布。这十条规划从经济、社区和健康三方面阐述如何让城市的生命可持续起来。

  绿色已经不代表牺牲经济发展的颜色,而代表新的商机。温哥华在绿色转型的过程中,绿色产业会提供新的财富和就业机会,包括清洁能源、低碳建筑、无污染排放车辆以及再回收产品生产等产业有大量的潜在商机。温哥华(乃至卑诗省)产业中自然资源占极重要的部分,并大量依赖出口,因此可持续、扎根本地的绿色公司是资源型城市在经济周期中的解压阀。

  “最绿指南”指出了发展绿色经济的四条战略:加速现有的公司绿色转型;支持发展绿色经济的本地公司;吸引外来绿色商业及投资;创造绿色就业。

  “最绿城市”的远景令温哥华聚焦于改善交通系统、提高能源效率、处理城市废物、持续改善水质和空气这些目标,并在此过程中发掘新的商机,提高环境质量并不以城市经济的倒退为代价,随着城市的绿色进程,罗品信希望绿色经济能成为温哥华的经济支柱。

  “温哥华拥有上百种清洁技术,涵盖可再生能源的生产技术,这些能源可以替代石油能源;我们建造低碳排建筑,这些建筑通过改造房屋和窗户来拥有更好的供热系统提高能效,从而也能为居民省钱;我们有垃圾回收的计划,所有城市产生的废品都能变废为宝,减少环境的负担。”罗品信说。

  2010年冬奥会前,温哥华树立了“绿色经济之都”(the Green Capital)的新形象,希望撬动冬奥会带来的潜在商机。新的城市品牌意在向世界宣布,温哥华充满了商机,尽管不是传统的商机。而冬奥会吸引来的全球的闪光灯和注意力,这会让温哥华向其他绿色城市的绿色宣战升温,这些绿色的竞争者包括“低碳之都”伦敦,“绿色建筑之都”西雅图,以及“清洁技术之都”圣何塞。

  温哥华希望吸引、支持、促进绿色企业和投资在本地的落地生根,而其中的一个目标地则是中国。温哥华是亚洲太平洋地区进入北美的门户之一,和中国有长期的文化、经济的纽带联系。

  “中国在风力和太阳能工业中成功发展并有大量海外出口,我相信我们会超越欧洲成为可再生能源的最大市场。温哥华在燃料电池、天然气、过渡燃料及生物能源等方面有强大的技术基础,但在太阳能和风能领域却还有空白,因为我们一直利用水力。卑诗省有丰富的风力和太阳能资源尚未开采但一触即发,届时全球先进的技术提供者都会有竞争的机会。”罗品信说。

  绿色产业在温哥华才初兴起,目前占总经济产值不到10%,林业和矿业在温哥华经济中依旧扮演着重要角色,但绿色产业如今已成为温哥华所有经济产业中最具活力、增长最为迅捷的一部分。这部分的增长不仅来自外部的投资,也来自于消费拉动以及向绿色转型的公司的发展。到2020年,清洁能源、能效房屋技术和交通改造将主宰温哥华的绿色经济。 

                                    

                              图注:冬奥会上,温哥华展示了自己对绿色经济的野心。

        温哥华温室气体的排放中,54%来自建筑,30%来自交通车辆、9%来自移动设备,4%来自固体垃圾,另外3%来自重型卡车。90%以上的碳排放来自建筑和交通,因此提高建筑能效以及减少私人车辆成为降低碳排放的攻坚战。

  城市绿色化的产业转型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城市可以新建“绿色工作试点项目”,项目与社区组织、培训机构以及绿色商业机构进行合作,给有就业障碍的人群提供技术工作的培训。提高旧房屋的能效率也势在必行,温哥华的建筑法规在加拿大最为环保,但老旧建筑依然有高碳排放,因此在房租出租或装修时,相关的能效限制不仅能降低碳排放,也可以创造“绿色装修”的就业机会。

  温哥华希望在2020年将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下降到2007年的33%,到2050年下降到1990年排放的80%。为此温哥华推出了严格的绿色建筑法规,包括对新建商用和民用建筑限制严格的能效比,新建的市政建设达到LEED Gold(绿色环保建筑)的标准,温哥华为2010年冬奥会新建的冬奥村项目则入选LEED铂金项目。

  “绿色社区”的目标是为了降低城市的碳排放、增大城市的绿色覆盖率及动物栖息处,并鼓励食物本地加工。温哥华市区内拥有世界第二大的城市公园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而调整居民区在市中心分布的上升则进一步降低了私人车辆的使用率。

  罗品信的名片上写着一句话,“我们望向大地和海洋,它们也在回望我们。”他因承诺带领温哥华成为最绿城市而当选市长,他当选后即举办了2010年冬奥会,将向世界提供一个最为绿色的盛会的范本。

  最绿城市怎么做

  1、除温哥华之外,有数个城市希望能够成为世界上最为绿色的城市,这其中包括温哥华的兄弟城市多伦多。此外,2009年七月,伦敦市长保证让伦敦成为“世界上最干净绿色的城市”。多个城市涌入了这场比赛,这其中包括悉尼、哥本哈根、纽约、波特兰、西雅图、旧金山、芝加哥、柏林、巴黎、斯德哥尔摩等城市。这场竞赛不仅仅是一场仅关于环境的赛跑,更涉及到城市的经济战略,胜出者会吸引到高流动的投资和深具活力的商机。

  2、旧金山创立了“绿色商业”(Green Business)的项目通过税收和金融等激励措施来吸引和鼓励有利于环境的公司和企业,这其中包括在被认证的环境友好型企业、能效标准高于环保法规标准的企业,以及采取措施保护自然资源的公司。

  3、2003年,斯德哥尔摩投入十亿瑞典克朗用于改善环境状况,这些钱被用于158个项目中,用于帮助斯德哥摩尔成为世界级的环境先锋。其中包括,改善土地、湖泊以及水源的污染的项目,提高能源消耗率、污染管理等项目。斯德哥尔摩最近被评为“欧洲最绿城市”。

  4、1994年芝加哥成立了名为“绿色兵团计划”(Green Corps program)的组织,用以为失业人群提供技术培训,其中主要针对前罪犯。例如,项目参与者将被培训安装太阳能设备。奥克兰最近推出了“奥克兰绿色工作组织”(Oakland Green Jobs Corps),向三家社区团体投入25万美元用来培训年轻人在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等行业找到工作。

  5、“最绿城市”需要具有哪些特质?这里是温哥华“最绿行动小组”列出的答案:低碳排放量,清洁的水和空气,充足的公园及绿地,本地供应食物,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为主的交通体系,紧凑、多元化的社区环境,以及城市中心无散毒热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