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1
星期一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日本鲜切花遭受邻国压力

日本鲜切花遭受邻国压力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时间:2005-09-20

垣内久也——东京麒麟育种公司一位经理最近说,中国鲜切花的产量已经赶超荷兰,虽然质量上,以进口量最大的3宗货物(菊花、香石竹和月季)为例,还不是太好。然而,他感觉质量的提高纯粹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香石竹切花的质量将在短短的几年内完全达到日本市场的要求,月季需要的时间也差不多,菊花需要的时间要长一些。垣内认为,这个时间很有可能是5到6年。“在这3宗货物里,菊花的栽培是最难的。”他说。

  垣内认为,中国花卉业的发展对日本构成了直接的威胁。中国正在努力通过采用廉价的运输方式降低运输成本——比如将切花从主产地昆明用相对便宜的国内航空运到上海,然后用船运抵日本。“这样他们就可以节省从中国到日本间昂贵的国际空运费用,”他解释说。

  新品种保护问题多

  出于对中国花卉新品种权的关注,麒麟公司在中国上海开办了一个机构。他们采取的这个前瞻性行动主要是为了在中国建立新品种保护核查体系。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伸出大拇指表示中国正在使用的受保护新品种,又掐着食指指尖的几个毫米说:“但他们只支付了这么一点新品种费。”

  在他看来,麒麟在上海设立办事机构绝对必要。负责他们的繁殖材料销售的代理商做不了这个工作,也不能控制新品种使用的授权。“事实上,”垣内说,“我们应该联合其他育种者一道来建立一个控制系统。”

  中国切花生产的规模显然也吸引了荷兰花卉拍卖的注意力。垣内听说阿斯米尔拍卖市场(VBA)已经接受了中国昆明选送的一些切花样品,说到这里,他再次提及了昆明到斯希普霍尔的直达航线。

  规模和成本 让中国占尽优势

  与这样的快速发展相比,日本越来越落后。垣内称,如果日本的种植者不顺应形势,及时改变方针,他们将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面前失掉竞争优势。实际上,肯定有人会问现在改变应该还不是太晚吧。他担心日本种植者的香石竹生产由于当前规模不足,而且土地有限,无法扩张,想占领新的市场份额已经无能为力了。位于京都的另一家日本育种公司泷井公司的铃木龙二也提醒,应关注中国花卉低廉的生产成本。例如,他提到最近拜访的一个中国组培实验室,其产量是日本同类产品产量的两倍。同时,铃木说,每个日本人对中国现在正在发生的事都有自己的看法。横滨坂田种苗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须田骏说,日本的种植者已经习惯了他们的产品卖较高的价钱,但是,如果周边国家的鲜切花输入大量增加的话,花价会很快跌落,让他们措手不及。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他回忆说,大约5年前日本开始从印度进口香石竹,这很快导致了日本香石竹市场的饱和。“一个产品的市场价格形成机制要多脆弱就有多脆弱,”他说。

  马来西亚威胁不大

  麒麟的垣内认为马来西亚的花卉业的发展对日本构成的威胁要小一些。马来西亚切花多头菊产地主要是金马仑高原。该地特殊的气候、地理条件使它生产菊花时根本不需要温室和加热,只要遮风挡雨的设施就够了。但是尽管成本这样低廉,马来西亚花卉的扩张潜力还是很小的,因为金马仑高原可用的土地十分有限。垣内由此认为马来西亚的菊花切花并不会对日本种植者造成多大的威胁。

  在中国切花菊对日本造成的威胁上,也可以这么形容。中国菊花生产的障碍是季节的问题。如果中国种植者想均衡满足日本对菊花的周年需求,必须改为设施加温生产。垣内不认为中国的所有菊花生产者能在一朝一夕间改造他们的设施。

  韩国的促销卓有成效

  韩国也是一个瞄准日本市场的花卉生产国,韩国花卉已经打开了通往日本之路。垣内称,韩国政府正在大力刺激花卉产业的发展。但他又指出,韩国的气候并不占优势。冬天气温最低可达零下10℃,夏天高达30℃到35℃是常有的事。另一方面,他建议韩国政府不仅仅要在日本市场加大“韩花”营销和推广力度,也要在国内和中国大城市的市场上多下功夫。

  据铃木龙二说,原来日本从荷兰进口大批量月季,后来荷兰进口量减半了,很大的一部分被韩国产品取代了。现在,不仅仅是月季,韩国对日菊花出口也正在增长。


  冬季供应 主要来自台湾

  须田骏提到中国种植者正准备生产洋桔梗出口日本市场。这种产品在中国台湾已有生产并供应日本。日本国内洋桔梗冬天产量少,这个季节就由台湾种植者供货。就整体状况来说,台湾供应的花卉质量很不错。尽管可能是慰藉之词,洋桔梗种植者大村彻对日本未来的洋桔梗市场还是比较乐观的。“日本的洋桔梗种植者显然要考虑怎样保持对台湾同行的竞争优势。”他很坦诚,着重强调了台湾的低生产成本,又说:“台湾发生的事并没有让我充满恐惧。”虽然他认为有许多日本生产者最终还是要放弃生产的。他估计:“那些不能100%利用设施和生长季节的种植者将被迫退出。”他相信将所有日本洋桔梗种植者直接组织联合起来是一个有效的应对措施。

  东京商科学院执行董事藤井健太郎认为花卉要在日本销得好,数量不是主要的,要看质量好不好。“虽然日本的消费者也关心价格,但质量还是最主要的,”藤井说,真正质量好的产品在日本都有很大的市场。“日本是一个生存空间有限的国家,人们不能在家里放置太多的花卉。但是,日本有着1.3亿居民,他们代表着一股巨大的消费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