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欧洲建筑的色彩文化

欧洲建筑的色彩文化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园林网   时间:2007-01-06

  

      本文探讨的第一个方面是20世纪初期,建筑立面色彩主要依赖于着色的饰物,有关欧洲建筑色彩的论述开始发生根本性变化。在20世纪之交,建筑师们开始摒弃饰物以及装饰华丽的表面,因为它们与现代生活不相和谐。这类建筑师包括阿道夫.路斯,奥托.瓦格纳,亨利.范德威尔等。 
        无论是在视觉上还是在概念上,这些变化均源自织物类装饰墙面的特殊理念,这种理念与颇具影响力的德国建筑师及理论家高特弗里特.森佩尔(1803~1879)的“穿衣”理论分不开。
        考虑到该背景的相信情况,并基于森佩尔对希腊和意大利的考古研究。他于1834年发表了一篇论文,最终证明该论文对欧洲有关古建筑和纪念碑使用多色涂料的学术争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森佩尔认为古典的希腊庙宇和罗马纪念碑上涂有一系列特定色彩的涂料,他声称,涂料是“最微妙,最无形的衣服”,用他可以达到双重显著的效果,一则可以“打扮”庙宇的外观,二则可以岩石建筑物的石头材料。同时,一方面,森佩尔称使用多色涂料是为了在视觉上将大理石庙宇的洁白更好的融入进整体景观中。另一个方面,他认为,由于南部气候的原因,大理石建筑外表的白色在强烈的太阳光下会太刺眼,因而必须使用涂料。 
        森佩尔对古典的希腊庙宇和罗马纪念碑上使用了多色涂料的深信不疑是基于一个普通而意义深远的理论。森佩尔将纪念碑建筑的起源归结于使用编制制作围栏的艺术。他认为,最早的建筑物和空间分隔物是由草和韧皮纤维构成的,他还认为,这种建造房子的方法演化为编制织物的发明和应用。后来,用更耐用的固体材料的方法建造墙体时,墙体上仍然有织物或织物类图案,饰物直接绘在墙体上。森佩尔的建筑好比“衣服”的观点主要见于他的名为《风格》的两卷论文中。 
        基于一下两个原因,森佩尔有关纪念碑建筑起源于编制技术的理论以及合理证明希腊人和罗马人在建筑表面应用了涂料的论据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首先,森佩尔确信希腊人和罗马人是哟哦女冠了多色涂料,明显地抨击了当时盛行地由德国温克尔曼及其它18世纪学者提出地希腊建筑纯粹是发白的大理石构建而成的观点。有些人认为希腊是白色纯大理石古典建筑形式的发祥地,用温克尔曼的话来说,北欧的人从这里可以欣赏到“高贵的简洁和宁静的大气”。而森佩尔的理论粉碎了这一个观点。毫无疑问,森佩尔是最早提出并发表论文认为古代人在建筑和雕塑上应用了色彩的建筑师之一。事实上,森佩尔称,色彩是富与古典建筑以生机的最重要的因素,即,色彩外衣是“肉”。他给予了作为“骨头”的大理石以生机和活力。在他最著名的希腊古代遗迹的水彩画中,对帕提农神庙涂以红色,并将檐口、中楣、柱头等其它细节部位涂以多种色彩。森佩尔富与古典建筑以色彩的形象在学术圈里是一件具有革命性的举动,抨击了认为古典建筑是纯白涩的观点。(白色古典建筑的观点在今天依然盛行)。 
        森佩尔的理论之所以重要的第二个原因是他的关于建筑是由编织艺术发展而来的观点及论证。他的这个观点很新奇,正好与构造学认为的结构和构造是建筑的起源的观点相反。森佩尔在其论证中称,从根本上讲,织物是一种起保护,覆盖、包裹和围绕作用,表明在一个结构内连续一致的二维表面的物质。通过织物,平坦的表面被由节奏地组织起来,构成,形式以及色彩起着支配作用。森佩尔的观点影响了美国世纪之交的关键人物,如路易斯.沙里文,他的建筑如“衣服”的理论在奥托.瓦格纳和贝尔拉格的建筑理论及实践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同时,可以认为勒.柯布西耶的最早期建筑与森佩尔的建筑如“衣服”的理论以及他的颇有争议的认为古代宇宙和纪念碑上使用了多色涂料的主张直接有关。勒.柯布西耶的建筑展现了20世纪初叶建筑学上关于色彩的根本变化的两种主张。例如:他的早期建筑展现了使用平坦的织物类市面以及对建筑色彩的考虑局限于对饰物的处理和应用。勒.柯布西耶除了1906年在他的第一个建筑作品的立面中具有约翰.拉斯金所倡导的创作技巧中最好的传统――五彩拉毛粉饰之外,位于他的瑞士拉肖德芳老家的华法磊别墅所实施的设计可以说在本质上也是个仍在盛行的强建筑色彩的考虑局限于饰物的观点的例证。从勒.柯布西耶的华磊别墅来看,其装饰设计的形式和色彩源自对大自然的只觉观察,这种方法在柯布西耶学习过的拉肖德芳的美术学院倍受推崇。这个地方有种特殊的松树,此中松树起着模特儿的作用。经过一些抽象处理,柯布西耶的松树图案构成了重复对称并成集合形状的总体效果,这与法国艺术新派所倡导的曲线的,推崇装饰的设计理念有所不同。正如柯布西耶在1856年发表的《埃及人》的总体效果。但是柯布西耶的土质色彩不像琼斯的带有红、黄、蓝、绿色饰物的插图的色彩范围。同时,柯布西耶德寺庙和水彩画也显示了他对树林中的土质颜色的偏爱,特别是秋天里的树叶的黄褐色。柯布西耶将这些色调与一些浅蓝色的点相结合。以增强和更新总体的色彩外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