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9
星期六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钱学森的草业情怀

钱学森的草业情怀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6-24

 中国花木网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如果不重视草产业,我觉得不行!”这是钱学森对发展中国草业的基本观点和鲜明态度。
  钱学森是新中国最伟大的科学家,人们都知道他为新中国的科技事业、航天事业和国防事业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但他在中国草业科学理论发展和推动草产业进步方面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则鲜为人知。这位为中国创造出“两弹一星”奇迹、一生成就辉煌卓著的著名科学家,后半生却始终牵挂着中国草业的发展。  
  提出草业科学思想的第一人
  “他是中国草业科学的创始人,是他最早提出了这门学科,为中国草业科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这样评价。
  “草业”一词不仅在我国,即使在全世界范围内原本也是没有的。长期以来,草原只作为一种土地资源被动地用于粗放型的畜牧生产,附属于传统农业之中,人们对立草为业,科学管理和经营草原资源,充分开发和利用草原草地的生态、经济和社会价值,使之发展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大产业,还没有足够的认识。
  1984年6月,钱学森在《草原、草业和新技术革命》一文中,系统地阐述了发展中国草业的重要性、描绘了草业的广阔前景,并特别举例说:“内蒙古有13亿亩草原,如果下决心抓草业,可是件大事。” 这是他在国内外首次正式提出“草业”一词。
  1984年12月,钱学森在中国农业科学院所作的学术报告中又提出了“建立农业型知识密集产业——农业、林业、草业、海业和沙业”的科学构想。在这一构想中,草产业、沙产业和农业、林业、海业共同构成以生物技术为中心的第六次产业革命的重要内容。同时提出“草业产业是草原的经营和生产,应当突破传统放牧的方式,利用科学技术把草业变成知识密集的产业。”这是他第一次对草业进行了定义,并对草业指明了发展方向。此后,钱学森对草业的内涵又进行了不断完善和诠释。
  1987年,钱学森为草业创造了“Prataculture”这一英文名词,并被国内外同行广泛认可和采用。1990年,他更进一步指出草产业的概念“不仅是开发草原,种草,还包括饲料加工、养畜、畜产品加工,也含毛纺织工业。”他强调,草业除草畜统一经营之外,还有种植、营林、饲料、加工、开矿、打猎、旅游、运输等经营活动。
  以战略眼光看待草业
  钱学森重视草业,归因于其科学的头脑和战略家的敏锐洞察力。
  1983年秋,胡耀邦同志提出在甘肃省等西北地区发展农业生产要因地制宜,首先种草种树。这个号召给钱学森很大启发,他说:“这使我认识到,在农业和林业之外,还有一个草业,我国草原面积是农田面积的3倍多,怎么能忽视草业呢?纵观世界现代农业经济的发展,以农业为主的西方现代化国家无不以草业为重要基础产业。”他认为草业是“阳光农业”,可以把取之不尽的太阳能,通过植物的光合作用进行产品生产,为人类创造财富。
  1988年2月,钱学森发现有关材料上写着“我国人民吃肉不能靠草原”,他对此很生气。他说:“我看说这种话的人是目光短浅。”1989年1月,他专门写信给国务院领导同志谈了自己的担忧和扭转局面的建议:“60亿亩草原草地比耕地大4倍,是我国极大的一笔财富,可惜现在已沙化20亿亩,如不大力拯救利用,是我们的罪过。”
  主张依靠科技和系统工程理念发展草业
  钱学森所倡导的草产业特别强调是“知识密集型”,从本质上说就是要发展科技型草产业,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粗放型草原生产及管理方式。他说:“知识密集型的草产业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即:这个草产业要最有效地把草原、草地上的太阳光能,首先通过植物,然后动物的转化,再加水资源、能源及其他工业材料的投入,最后产出的是直接上市场零售的商品,所以是草业加深度加工业。”“怎样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发展草业,还得从利用太阳光这一能源做起,搞好光合作用,也就是要精心种草,让草原生长出大量优质、高营养的牧草。”
  怎样才能使西北地区的农业走出困境?1984年,他基于对高科技农产业的理解,结合西北地区的特殊情况,提出了在我国西北地区要建设草产业、沙产业的观点。他说:“内蒙古农田少,而草原却是农田面积的18倍,所以草业的产值可以大大超出农业的产值。一旦内蒙古带好这个头,全国的草原利用好了,草业兴旺发达起来,它对国家的贡献不会小于农业。”
  倡导设立国家草业管理专门机构
  针对我国草业管理机构薄弱,不利于草业发展的问题,钱学森非常着急,他以各种方式来呼吁和推动这项工作。
  1985年6月,他在中国草业研讨会上指出:如果我国有位草业部长,今天也可能提出草产业经营体系。1986年5月,他在给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的信中说:“我们讲的草产业,应独立于农、林部门之外,在国务院设草业局。”1989年1月,他在给国务院领导同志的信中说:“我建议国务院考虑设国家草业局,专管草原及草滩。”1989年3月,他在一次谈话中说:我给国务院领导同志写信建议成立国家草业局,这条建议永不改变,只有这个建议,别的办法不行。1990年,他在给有关同志的信中又说:“我坚持要设国务院草业局,因为这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大事。这么大的事,不设国务院专管机构怎么行?这本身不是科技问题,而是政策问题——宏观政策。”此后,钱老又不断以各种方式表达设立国家草业专门管理机构的意见。
  矢志不渝的草业情怀
  钱学森爱草、重草,源于他对草原地区的亲身感受和科学思考,源于他对草原地区发展的一片情怀,源于他执著的民族责任心。他不顾已经年逾古稀,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为发展草业奔走呼吁。仅1983年至1999年的16年间,钱学森关于“第六次产业革命”的通信达186封,其中涉及草产业内容的就有47封,包括同国家领导人、知名专家、部门领导、科研人员、基层同志和编辑记者的通信。
  晚年,钱学森坚决辞去了一系列职务、荣誉,却破例任中国系统工程学会草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并同意草业委员会用他的名字设置“钱学森草产业科学奖金”,这是钱学森第一次同意用自己的名字设奖。
  钱学森对中国草业的未来始终充满信心。他说:我所提出的草产业是我国的一项长期社会主义建设,前途光明,但也非易事,我们要看到21世纪,为到那时实现我们所说的人类历史上的第六次产业革命而奋斗!
  钱学森告诫草业工作者要坚定信心,持之以恒。他说:“共产党员嘛,不能只想到五年、十年、十五年,要考虑五十年、一百年,要有远见!”其言之凿凿、情之切切,心系民族和国家前途之情溢于言表。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