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8
星期二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保了水土 绿了山川

保了水土 绿了山川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6-09

 中国花木网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修复自然,就首先要了解自然、顺应它,再去尝试着模拟它、加入它。是‘加入’,永远不能是‘控制’与‘改变’。” 森林生态学首席专家、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刘世荣研究员始终坚持这个理念。
  今年4月,由刘世荣主持,中国林科院、四川省林科院、南京大学、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阿坝州林科所、甘孜州林科所研究人员联合完成的“岷江上游森林植被恢复与生态功能提升关键技术与应用”系列成果,获得2019年度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背靠高耸的山峦,脚临湍急的江流,迎面是广袤的亚高山针叶林。这支科研队伍自20世纪90年代起,用科技与智慧保护、修复岷江上游生态,让好林护好水,让山水重和谐,共同守卫这片我国西南隅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和珍稀野生动植物栖息地。
 “国家队”传承60年
  一边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一边是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在这一高一低间,有一片连绵的高山峡谷, 这里河流深切, 沟谷深邃, 地表起伏巨大, 相对高差2000米以上。
  这里是岷江上游地区,是长江上游重要水源发源地、重要的水源涵养区,也是我国最重要的生物资源库、基因资源库和全球34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之一,大熊猫、川金丝猴、四川红杉、光叶珙桐等极为珍稀的物种分布于此。
  鉴于岷江上游的区位生态优势在我国乃至全球都具有代表性、典型性,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林业部就从中国林科院选派一支高水平科研团队前往当地开展森林研究。
  他们中有从苏联学成归来、从事系统生态研究的蒋有绪,有做森林培育的盛炜彤,森林土壤学专家张万儒,研究森林水文的马雪华,研究森林采伐与更新的杨玉坡,研究亚高山森林经营的李承彪……肩扛几十斤重的仪器设备,风餐露宿,在高山峡谷中穿梭。1960年,他们在川西米亚罗林区建立了我国最早的森林生态定位研究站,对亚高山针叶林开展了多学科的综合性生态系统定位研究。
  在米亚罗定位站,几代科学家长期观测研究森林采伐与更新、退化森林植被恢复与重建等,为之后我国的森林生态研究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原始数据和历史资料。
承担生态修复使命
  新中国成立初,这里以亚高山原始森林为主,森林覆盖率约38%。随后的几十年,为了支持国家建设,峡谷中成片高大优质的天然云冷杉林被大面积采伐,百姓们为了谋生存,也不断毁林开荒种田。
  经过数十年无序采伐与开垦,岷江上游地区森林整体功能持续下降,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到了“决堤”边缘。1998年,长江、嫩江、松花江等发生全流域型特大洪水,7月,岷江流域山洪暴发,洪水掀起单薄的植被层、裹着大量泥沙冲下峡谷,直接威胁百姓的生命及财产安全。
  国家即刻启动“天然林保护工程”,保护和修复天然林资源。随后又实施“退耕还林工程”,将易造成水土流失的坡耕地有计划、有步骤地停止耕种,因地制宜植树造林,恢复森林植被。
  恢复森林,到底要种什么树?什么样的树种与林分结构以及植被景观配置能够有效提升岷江流域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生物多样性保护等多重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藉以保障区域水资源安全、减缓旱涝灾害和地表地质灾害?一时间成为科学界关注的焦点。
  最迫切的,是要尽快掌握此地森林与水之间的相互关系。
  于是,在“973”计划等若干国家项目的支持下,中国林科院与几个高校、科研院所组成项目团队集中攻关,开展森林植被水文调节机制、退化森林恢复及其水源涵养功能提升关键技术等研究。
  2008年汶川大地震,剧烈的地壳活动让一些地区的地表土荡然无存。
  这支团队又担起震后植被重建的重任,为震区“造土”:用椰纤维、秸秆或稻草、配方肥料、种子等混合成“营养毯”,裸土逐渐复绿,该项技术迅速被震区广泛推广采用。
 以水定绿,用绿保水
  不是所有的树都是涵养水源的“能手”。
  在采伐迹地上,先锋树种——红桦迅速“占领”生态位,抑制了云冷杉林的天然更新。红桦繁殖极快,树龄又短,它们占领的地方,几无其他树种甚至是灌丛的生存空间,形成大片单一林带。这种林子叶面蒸腾量巨大,又大量吸收土壤水分营养,降低土壤渗透性和持水能力,待山雨一来,它们只能 “束手无策”。
  项目团队也研究发现此地节水、调水、蓄水的最优种:当年“幸存”了一部分天然岷江冷杉林,这种冷杉与其林下枯落物、灌草、苔藓、微生物在历经千万年自然选择后,形成极其稳定群落结构,这种树被称为“保留木”。
  “这种保留木群落中的枝条里、叶片中,甚至是微生物层都携带有大量‘记忆片段’,这些片段蕴藏着其适应一次又一次自然灾害、与水源保持最平衡关系的原因。”刘世荣说,人为“想当然”的机械修复费工费时,甚至达不到预期效果,要相信自然本身就留有“密码”,等着人类去发现。
  保留木为当地植被恢复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最优种源。并且,顺着它的“记忆”展开研究,团队逆推出大量生态修复的机理。
  20多年来,项目团队不断探求“水”与“绿”的奥秘,重建和修复已退化的森林。
  团队首次揭示了岷江上游森林植被水文调节功能的形成与演变机制,澄清了学术界关于长江上游亚高山地区林-水关系的争议。系统构建了岷江上游退化水源涵养林恢复、人工林结构调整、干旱河谷植被重建等四大类15项配套关键技术体系,成功解决了岷江上游森林植被恢复配置模式、特殊生境植被恢复与水源涵养功能提升的关键技术难题,为岷江流域乃至整个长江上游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草)工程的实施,以及长江上游生态安全屏障的构建提供了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应用项目技术,大大提高了岷江上游乃至整个长江上游地区退化天然林的生物多样性、稳定性、生产力,提升了水源涵养能力和生态功能,减少了水土流失及洪涝、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的发生。大片低效次生林、人工林结构不断优化调整,功能不断提升。
  截至今年春季,项目推广面积已达95.85万公顷,岷江上游森林水源涵养功能预期提升21%,水源涵养经济价值新增56亿元。岷江上游森林覆盖率已提升至47%,西南林区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为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和构建长江上游生态安全屏障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山更绿,为了水更清。这支“国家队”还将继续扎根深山,解锁更多自然密码。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