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3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林草扶贫]行走沿河:靠山吃山战贫困

[林草扶贫]行走沿河:靠山吃山战贫困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5-26

中国花木网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在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有一首土家人世代传唱的歌谣,《这山没得那山高》。
  《这山没得那山高》,是沿河地形地貌的真实写照——
  地处贵州高原东北边缘斜坡、大娄山脉和武陵山脉交错地带的沿河自治县,乌江穿境而过,由南至北将该县分割为西北、东南两大部分。
  沿河境内有山峰8815座,平均每平方公里就有3.6座山,最高海拔1462米,最低海拔225米。在沿河幅员辽阔的土地上,山地面积占69.9%、丘陵占27%、坝地仅有3.1%,此外,岩溶区面积占72.5%、非岩溶区占27.5%。
  《这山没得那山高》,是沿河深度贫困的主要原因——
  大山之间海拔高差巨大、起起伏伏,地表的强烈切割,使得土地窄小破碎、陡坡地多、平缓地少、耕层浅薄,典型的岩溶山区地貌,又使得生态环境十分脆弱。
  全县429个村落,大多分散于山坡上、深谷中,交通滞后,山外人不愿进来、山里人一去不回。土地、资金、人才、信息、技术等发展要素长期匮乏。
  《这山没得那山高》,也是沿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出路所在——
  中国土家山歌之乡、中国古茶树之乡、中国空心李之乡、中国黑叶猴之乡、中国白山羊之乡、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沿河乌江国家湿地公园……
  近年来,沿河自治县依托这些藏在大山深处的丰富的自然资源,深入推进农村产业革命和生态旅游业,贫困人口从2014年的17.2万人减少到2020年2月的2.02万人,贫困发生率从28.06%下降到3.16%。
  靠山吃山,在全省农村产业革命的统筹推进下,今年沿河将发展8万亩油茶、2万亩花椒,同时大力推进林下经济,助推该县按时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
  沿河油茶玉屏帮 齐心协力谋发展
  “一棵茶树一斤油,子子孙孙不用愁;百亩油茶万斤油,讨了媳妇又盖楼……”
  作为一种长效的经济树种,油茶是名副其实的“铁杆庄稼”。沿河油茶种植历史悠久,也是适宜栽培区,但却始终无法形成规模、做大做强。
  “主要还是地理环境造成的,沿河国土面积广阔,但县内山多、海拔高差大、地形破碎,几乎找不到连片的适宜栽培地,都是老百姓分散着自己在种。”沿河自治县林业局副局长田军介绍,在这样的条件下,企业不愿意进驻,缺乏带动,很多产业都无法发展壮大。
  好在,这样的局面在今年得以打破。
  沿河,是全省挂牌督战的9个深度贫困县,也是铜仁市唯一一个深度贫困县。铜仁市委、市政府积极探索市内已脱贫的县(区)共同支持沿河产业发展的帮扶协作模式,聚全市之力支持沿河打赢脱贫攻坚歼灭战。
  玉屏自治县,是贵州油茶重点产区之一,有着“中国油茶之乡”“全国经济林建设示范县”“西南山地油茶创新利用中心”等诸多美誉,油茶产业发展成效良好、产业链条相对完备。
  为此,玉屏以自身优势倾力帮扶沿河油茶产业发展。成立由铜仁市林科院高级工程师黄河、玉屏自治县副县长杨永华、玉屏自治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杨明、贵州黔玉油茶开发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杨波等组成的油茶工作组进驻沿河,全程参与和帮助沿河油茶产业发展。
  适宜栽培地难找?玉屏帮着找!
  油茶工作组走进沿河各乡镇村寨,查看地形地貌分析土壤条件,最终确定在14个乡镇68个村发展油茶产业8万亩。
  “重点聚焦沿河22个未出列村以及现有贫困人口较多的乡镇和村、聚焦没有产业覆盖或效益较差的村,按照适树选地、集中连片、规模发展的原则,要求油茶造林地必须是海拔1000米以下、土层厚度达到60厘米以上,且面积在50亩以上的连片地块。”杨明说。
  优质种苗和化肥缺乏?玉屏来提供!
  抢抓春耕农时,从3月初开始到4月中旬,玉屏陆续为沿河提供了100万株油茶苗和400吨肥料,顺利完成了4000亩新造油茶林和已建油茶基地的补植任务。
  在沿河自治县板场镇板场村油茶基地,从3月中旬开始征地到4月中旬,仅仅一个月时间就种下了600亩油茶,这是板场村油茶发展带头人安丽玲想不到的。“速度这么快,就是因为种苗肥料这些物资都很快到位,而且都是免费提供的,光是种苗就节约了10多万元的投入。我们就是4个人凑钱来做,前期投入太大,本来都只想种200亩的。”安丽玲介绍,有了玉屏的帮助,有限的资金可以更灵活的使用,也激起了当地村民的发展信心,村民们纷纷以土地入股,每天都有70多人在山上热火朝天地种油茶。
  不懂种植和管护技术?玉屏来传授!
  玉屏油茶工作组驻扎沿河,在基础建设、油茶种植、抚育管护等方面进行全方位辅导和全程技术跟踪服务。
  “这个苗还没有长稳,等再下一场雨,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有些地方可以套种辣椒和大豆等,以短养长。”4月22日,玉屏油茶工作组第四次来到板场村油茶基地。“就像保姆一样,每个环节都来指导帮助,让我们少走很多弯路。我相信在这种高标准的种植管理模式下,我们的油茶一定能够实现优质高产。”安丽玲说。
  “玉屏的倾力帮助,让我们的油茶产业规模化发展有了可能,总算是‘扶上马’了。但油茶产业是需要连续投入的,前5年每亩至少都是5000元的管护费,所以我们自己也必须要争气。”田军介绍,目前沿河自治县林业局正积极申报绿色产业发展资金,预计5月底前融资到位,确保沿河油茶产业能够持续健康发展,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带来收益,决不辜负玉屏的苦心投入。
  退耕还林种花椒 百姓致富生态美
  去一趟沿河自治县淇滩镇新型村,就像体验一次坐过山车。前一秒还后仰着身体在爬坡,下一秒就有可能要俯冲下坡。从山腰盘旋到山顶,然后下到山底,再继续爬上山顶,起起伏伏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山高坡陡、土地破碎,这样的地形和交通条件,长期制约着新型村的发展。2014年,新型村有664户2666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219户936人,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许多村民选择背井离乡,大片大片的耕地撂荒闲置,茅草丛生。
  要让荒山变成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必须通过产业发展带动。新型村村主任黎述义认为,产业发展当中最关键的环节就在于选什么产业,“像我们村这样地形受制约、基础条件差的就更要谨慎选择,选错了就是劳民伤财,还会打击大家发展的积极性,必须根据地形气候条件和产业品种特性,因地制宜种植。”黎述义介绍,新型村的山地里有许多野花椒树,长在石旮旯里面,没有人管也长得很好,于是就萌生了发展花椒产业的想法。2015年,村民黎若飞到重庆江津等花椒生产大县去看了一圈后,更加坚定了信心,回来就成立了滕飞农民农机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始种植花椒。
  “我们选择的是九叶青花椒,主要是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地理条件适不适合,二是收益好不好,三是市场前景怎么样。”黎若飞分析,新型村陡坡多平地少,石山多存不住水,但是海拔适中、光照充足,九叶青花椒耐干旱瘠薄,适应性强,至少能保证种苗成活。同时,九叶青花椒生长快、结果早、见效快,两年半就可以获得收益,能更快带动脱贫。此外,九叶青花椒作为高档调味品,近年来市场需求量迅速增大,价格一路攀升,市场前景广阔。
  “最主要的是,花椒耐储藏,不像水果等其他产业,放两三天就坏了,对于新型村这样交通不便的地方,可以大大减少损失。”黎若飞说。
  2015年10月以来,新型村将花椒列为退耕还林的主要树种,陆陆续续种下了近1000亩九叶青花椒。如今,已有350亩开始投产,建成了300平方米的冷藏室和两套花椒烘干设备。5月初,走进新型村的花椒基地,一簇簇花椒籽挤在枝头,虽然还未完全成熟,但花椒的香味已经弥漫山野。“端午前后就可以采收了,我们现在闻到的是丰收的香味,是幸福的香味。”黎若飞开心地说。
  据了解,目前滕飞合作社共吸引167户农户(其中贫困户46户)入股发展花椒产业,每年将利润的20%拿出分红。2019年,新型村产花椒8万斤,获得利润35万元,入股农户户均分红419元。此外,花椒基地每年长期解决15至30人就业,最忙的时候,能解决50至100人就业,有效助推了该村脱贫攻坚工作。
  花椒的成功,鼓舞了新型村村民的斗志,坚定了发展产业的信心和决心,在全省农村产业革命中,新型村合理利用土地资源,发展短期和长效产业,还种植了油茶1000亩,红叶冬桃150亩,软子石榴250亩,并在油茶地里套种太子参100亩。“把未脱贫的贫困户全部纳入到村里5个农民专业合作社里,村民们一年四季都在地里干活,既有了打工收入又有入股股金收益,贫困户脱贫也有了经济支撑。”黎述义说。
  沿河将以退耕还林、石漠化治理为抓手,大力发展花椒、油茶等特色林业,大力发展林药、林禽、林畜、林菌、林蜂等林下种养产业,真正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树上生金结板栗 地上生银长栗蘑
  沿河自治县谯家镇耳当村,青山掩映下,160个黑色的食用菌大棚格外显眼。
  大棚里,耳当生态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唐权正在观察刚破土而出的几株灰树花的长势情况,“再过几天就可以出菇了,第一茬至少可以卖80万元,一年可以收四茬,400万元收入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是地上生银了。”
  “树上生金板栗、地上生银栗蘑,板栗是金娃娃,栗蘑是银娃娃。”这原本是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的致富秘诀,如今在沿河的大山深处也流传开来。
  栗蘑,又名灰树花,是与板栗伴生的食用菌品种,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是食、药兼用菌,素有“真菌之王”和“华北人参”的美誉。目前市场上,灰树花鲜菇平均价格为14元/斤,加工的干菇价格可以达到200元/斤。
  从2015年开始,唐权就另辟蹊径发展起了“树下经济”,从最开始的10个简易棚发展到现在的200亩地、160个高标准大棚、12万棒灰树花,同时他还在周边种植了1.1万株板栗树。
  “之所以选择种植灰树花,一是因为我们这里原本就种了很多板栗树,只是长时间没人管护所以没有产生经济效益,板栗树每年的枝丫修剪下来,就是最好的菌材。二是灰树花生长周期短、见效快,可以有效地以短养长,是最快的脱贫致富产业。三是在板栗树下种灰树花,能够充分利用土地资源,提高土地产出。”唐权说。
  大规模发展灰树花之前,唐权曾算过一笔收益账:目前每亩地的灰树花平均有600棒,按照每棒年产4斤菇每斤12元的价格算,每亩地的灰树花收入可以达到2.8万元。灰树花菌棒现在是从河北购买的,每棒15元,每亩的成本为9000元。再减去大棚设施、水肥、人工等管护投入,每亩地的收益至少也有1万元。“但大棚是一次投入多年使用的,而且后期板栗树成林后,菌材可以自制节约成本,板栗果子也能卖钱,那时候的土地产值,可以达到每亩2万元,真正实现树上生金地上生银。”
  为了做好灰树花产业,唐权在空闲的时候就住在迁西县旭壮食用菌专业合作社,经常一住就是两三个月,“我说给他们免费打工,其实也是学习技术。”
  多年“偷师”的唐权,让迁西县旭壮食用菌合作社理事长胥眀刚十分感动,“小伙子跟我说了他家乡的情况,说他想改变家乡的贫困面貌,带着乡亲们一起致富,我最开始也觉得他是嘴上说得好听,但是这么多年他每年都来,我知道他是用心的。”
  今年4月,胥眀刚跟着唐权来到沿河,看到眼前的场景,让胥眀刚十分惊讶。
  “灰树花是十分娇贵的菌种,对温度、湿度要求很高,高于28℃低于15℃都不出菇,而且土壤不能有任何污染,只要用了农药就会死亡。”
  “他的大棚,每个都是双层钢架结构,盖了两层黑色薄膜,喷水设施很规范标准,能够保证温度和湿度,这是要花很多钱的,他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了。”
  “之前他在林下养得有鸡,打算靠短期收入回转资金,但知道鸡粪会造成重金属残留后他就不养了,宁愿没有这部分收益。”
  “种灰树花,必须在地面上先铺一层沙,他没有钱了,就自己每天晚上跑到河里面去捞沙,总之就是要达到技术标准。”
  胥眀刚坦言,过去也有不少人到迁西学习灰树花种植技术,但合作社都是只卖菌棒不卖配方,最主要的就是不希望产业盲目扩张,最后产品参差不齐影响灰树花的整体品质和市场形象。
  看到唐权的种种努力,胥眀刚决定留下来帮他,“我会教他自己制作菌棒,教他板栗树的低改嫁接和管护,他种出来的栗蘑价格高就自己卖,卖不出去我们保底收购。”
  不仅有了技术支撑,沿河自治县林业局还给予了200万元林下经济产业发展资金的支持,这让唐权信心满满:“我准备配套建设一个保鲜库、一个冷藏库还有一个小的加工厂,让灰树花的附加值更高,让我的老乡分更多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