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6
星期一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旅游产业续写苏木山人工林场绿色传奇

旅游产业续写苏木山人工林场绿色传奇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8-21

中国花木网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雨后的苏木山,云海、山海,层层叠叠、如梦似幻。以华北落叶松为主的1000多万株树木,在几十个山头上次第铺开,形成一片壮阔的绿色海洋。置身其间,很难想象这片林海几乎全部由苏木山林场的务林员人工种植而成。

2019年7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赤峰市喀喇沁旗马鞍山林场考察时强调,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贡献国。苏木山18.6万亩的人工林,便是华北地区最大的人工落叶松林场。

六十多年前,这里曾是一片荒山秃岭。如今的苏木山,历经两代人半个世纪的艰苦奋斗,森林覆盖率高达78%,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世世代代打造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的美丽中国”的庄严承诺。不仅如此,作为绿色森林旅游开发区,这里每年夏季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旅游观光者数十万人,苏木山实现了不毛之地到人工林场、再到旅游景区的华丽转身。

拓荒,万亩林海曾是荒山土坡

在苏木山林场,老场长董鸿儒家喻户晓。42年,一万五千多个日夜,荒山植树3000多万棵——董鸿儒用毕生事业诠释了吃苦耐劳,一往无前的“蒙古马精神”。

1958年初到苏木山时,董鸿儒只有19岁,接到的任务,是到护林站看护荒山上零星生长的白桦树。“一开始护林站只有一间土坯房,两个人需要挤一盘土炕,除此之外,屋里只有一口水缸,一个土灶,条件艰苦的很。”董鸿儒告诉。尽管如此,董鸿儒还是留下了。

苏木山山区面积达32.6万亩,在平原长大不擅于爬山的董鸿儒用了一年的时间,走遍了苏木山的每一个角落,详细记录了土壤、植被和气候信息,并把这些资料梳理成一份建议在苏木山设立林场的调研报告,交给县里。1960年,经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勘察设计,苏木山林场成立,首任场长赵守礼和董鸿儒担起了造林的重任。

拓荒的过程并不一帆风顺。林场第一批选的树种是在北方好成活的杨树,可是接连两年,存活的树苗寥寥无几。眼看着苏木山林场面临下马的困境,赵守礼和董鸿儒赶到县里签下军令状,请求县领导再给3年时间。1963年,林场的发展迎来了转机。在赴河北省承德市学习考察的过程中,董鸿儒发现当地的自然环境和苏木山类似,于是与同事商量在林场试种华北落叶松。经过1年育苗,1964年秋天,800亩华北落叶松在苏木山扎根,成活率达到90%以上。苏木山从此确立了以华北落叶松为主的造林方案。

据董鸿儒回忆,上世纪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是苏木山务林人最艰难的一段日子。60年代的时候,温饱都成问题,林场职工们常常在山上挖野菜充饥。可他们从没有想过放弃,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把树种下去。“说起来也不怕你们笑话,当时场部配了一辆马车,按照规定每月上级供应一些饲料粮还有两三斤用于润滑车轴的麻油,我们实在嘴馋了,就用马饲料和麻油打打牙祭。”董鸿儒说。就这样,林场百八十号人清晨挑着树铲、桶和干粮上山,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干就是几十年。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苏木山的五个林区中,造林面积已达10万多亩,产值3个多亿。进入新世纪,苏木山林场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迎来了新一轮发展。2002年,国家启动京津风沙源治理项目。项目启动后,林场绿化面积以每年近百万亩的速度迅速扩大。

返乡,林场里建起旅游景区

随着苏木山林场生态景观越来越美,当地旅游局决定在林区建设旅游景区。2008年2月,时任兴和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的董存战回来了,肩负起发展苏木山旅游产业的担子,很多人说,他身上有父亲董鸿儒的影子。

接任苏木山林场场长后,董存战利用外出开会的机会仔细调研了其他景区的基础设施建设。2009年,在董存战的推动下,兴和县政府与集宁联营商场有限公司合作开发苏木山旅游资源,把苏木山旅游产业带上了快车道。

历经十年风雨,苏木山已发展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蜿蜒的登山步道可从山脚下直通山顶。“建景区时,我们的生活条件比起父亲那辈人已经好了很多。”董鸿儒告诉,“但由于山上的土路走不了车,铺步道的木板都是职工们在山脚下一块一块锯好背上来的,很不容易。”

在又一代人的不懈努力下,如今的苏木山,已成为叩开兴和县旅游发展大门的“金钥匙”。山脚下,农家乐饭馆建起来了;山路上,写有“情侣石”“仙人树”的指示牌让山边巨石看着别具情趣;位于海拔2334.7米乌兰察布最高点的黄石崖上,人们站上景观平台可看到冀蒙晋三省交界。加之全年4.2°C的平均气温,苏木山成为名副其实的避暑胜地。

坚守,旅游开发生态先行

“旅游开发和自然保护会有些冲突。”走在山里,董存战坦言,他最牵挂的还是林场生态保护的问题。“父辈们种的每一棵树都来之不易,开发景区,不能毁了树,这也是我们苏木山林场人的共识。”

董存战告诉,建设景区时,步行栈道从山脚一直铺至山顶,途径的树木却一棵都没有锯掉。这是苏木山人对树的深情,也昭示着他们守林护林的决心。

防火,一定是景区开发坚守的底线。随着游客的增多,林区防火的任务也越来越艰巨,务林人员不但要向林场范围内的居民宣传防火安全知识,还要督促游客时刻防范火情。据介绍,苏木山林场每年有9个月的防火期,尤其是清明和五一小长假前后,林场职工要全部下到林区,严防死守,确保不发生火灾。“烧烤和上坟是最危险的,我们在山脚下设了安检,能引起明火的物品一律不许带上山。”董存战说。
  防虫,也是保护植被的重要工作之一,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防松毛虫。在山间行走,随处可见树干上缠着防虫胶带的华北落叶松。“过去,我们使用杀虫剂、烟雾剂,现在逐步采用对自然环境没有破坏的防虫胶带、灯光诱杀等办法。”董存战介绍道。不仅如此,苏木山还实施人工鸟巢引鸟防虫生物防治工程,引来的鸟一方面可以吃虫子,另一方面对于整个林场的生态环境有很大改善。据调查,一窝大山雀一天能吃掉1000多粒害虫虫卵,直接保护了50平方米的树林免受虫害。
  生在苏木山,长在苏木山的董存战是和山上的落叶松一起长大的,植树造林的艰辛他最懂,因为懂得,更觉肩头责任之大。近60年来,苏木山林场的务林人营造了18.6万亩人工林,这里已成为内蒙古自治区最大的人工林场。“党和政府把父辈们辛勤一生创下的基业交到我手上,我就要把这片财富守好护好,要把这片森林完完整整地交到下一代手中。”董存战告诉,接过父辈传来的接力棒,就要勤勉敬业,一张蓝图绘到底,为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再添新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