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生态农村在欧洲(图)

生态农村在欧洲(图)

作者:陈统奎 吴英燕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时间:2006-07-21

《音乐之声》的故乡——奥地利村庄

        叶齐茂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博士、澳大利亚皇家规划院成员。近日他历时3个月,深入法国、英国、葡萄牙、意大利等10个欧洲发达国家,进行了100个样本的农村调查。 
        从飞机窗口向下看欧洲,无垠的浅绿色田野、牧场和山川中镶嵌着星星点点深绿色的簇团,在这些簇团中依稀可见五彩缤纷的楼宇。灰白色的道路蜿蜒地把这些簇团串在一起,然后,再向着遥远的天边延伸。
“生态农村”成为共识 
        无绿不成村——这是叶齐茂对他走访的欧盟10国100村最精练和直接的评价。“与绿色占据的空间相比,建筑、道路、设施、车、人和动物所占的全部空间不会超过10%。” 
        在意大利北部的一个村庄,错落有致的房屋呈现在眼前,尽管这个村庄有不少新建的房屋,但看不到进行大刀阔斧的大规模的农村建设,而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周遭的环境,所做的无非是在原有建设用地上的再开发而已,没有一栋新造的房屋显得鹤立鸡群。 
        “欧盟的农村社区建设不是完成时而是正在进行时,不过,建设方式正在从工业化向生态化转变。”叶齐茂介绍说,欧盟的农村发展政策围绕着“最好地利用自然的和文化的资源”、“改善乡村生活质量”、“增加地方产品的价值”和“发扬已有的技术和创造新技术”4个主题,来调配资金支持欧盟农村社区的发展。
说到欧洲农村的公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叶齐茂的调查结果有点出人意料。 
        以英格兰农村社区为例,28%没有社区活动中心,29%没有社区办公室;43%没有邮局,在英格兰,邮局承担许多政府和金融机构委托的业务,几乎是与外界进行正式联系的惟一渠道,而那里至少有50万个家庭离开最近的邮局2公里以上,约占家庭总数的1/6;49%没有从事义务教育的学校;83%没有村里的医疗诊所;42%村庄没有任何商店,70%没有杂货店;99%没有就业中心。 
        数字固然枯燥,但是这一连串的数字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英格兰的农村地区人口不仅在经济收入上相对贫困,而且面临着公共服务设施的短缺和分配不公、利益冲突、社会分化的现实。在英格兰,农业群体的自杀率在所有职业群体中最高。 
        但是,令叶齐茂惊讶的是,“89%的乡村人口还是不愿意离开农村,而51%的城市人口希望住到农村去。” 
        叶齐茂在“欧洲百村调查报告”里写道:100%的农村社区处于广袤的绿色开放空间之中,由绿色边缘包围,通过绿色网络联系起来;100%的农村社区建设了集中的雨水排放系统,住户自备了家庭化粪池和污水处理系统,使用卫生厕所,粪便由市政当局集中处理;100%的农村社区生活垃圾市政当局集中收集和处理……
欧洲正在还原工业革命前农村社区面貌 
        独门独院的村舍式住宅仍然占据了农村社区住宅的90%;而新型的连体式成排别墅式住宅不到5%。在一般村庄里,原汁原味的老住宅虽不多见了,老住宅的门窗也已经换新,立面涂上了新材料,有的还多出了停车棚,延伸出来新的房间,但是,大部分住宅在外形、尺度、砖木结构,45度的坡屋顶和屋顶阁楼等仍然没有改变。 
        市场机制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欧洲住宅市场上,老住宅要比新住宅贵,乡村住宅要比城里单元楼贵,老乡村住宅要比新别墅式乡村住宅贵。因此,市场推动人们尽可能维护和更新旧住宅,而不是五年八年就推倒重建。”叶齐茂说。
而且叶齐茂发现,农村社区住宅的多样性依然如故。 
        “欧洲农村社区的视觉特征是外观的,也是文化的和历史的。”叶齐茂评价道,欧洲人不能想象,在农村社区建设整齐划一的成排工业化住宅,沿着那里的街道开设商店、旅店、餐馆或者麦当劳快餐店,“欧洲人恐怕是当今世界上最坚决的历史文化保护主义者。” 
        在意大利法布日奇的一个农村广场,文艺复兴时期留下的文化痕迹依稀可见。上世纪70年代村庄改造时,旧村落广场被铺上水泥,变成了停车场。几十年来,这里的村庄人口急剧减少,村庄萎缩,地方居民的生活质量显著下降。这时,他们感到了当时急于现代化的错误。“好在这些地方只是变成了停车场,如果都盖上了房子,或者摧毁了那些老建筑,今天就不可能再恢复了。”叶齐茂道。 
        30年后的今天,旧村落广场又恢复了原来的地面铺装和植物状态,恢复周边传统建筑的特征,拆除了上世纪70年代以后建设的街道公共设施。更新后的小广场再一次成为地方居民集会场所和社区方便小店的集中地。“这些场所把不同的人和活动结合在一起,为人们相互间的联系提供了可能,以形成共同利益,构成了一个社区的‘社会资本’。” 
        从被恢复旧村落广场这个案例,叶齐茂看到,欧洲人正在努力还原400多年工业革命洗涤前的农村社区面貌。

上篇文章: 英国造出最大人工湿地
下篇文章: 法国人热衷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