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景观 > 广州:谁来看护这一川三角梅“花瀑”

广州:谁来看护这一川三角梅“花瀑”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3-12

     中国花木网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在街口遥遥一瞥,浓密的绿荫掩映下,一抹鲜艳的亮色猝不及防地闯入眼帘——— 就这样与白云区景泰街云苑三街一栋这居民楼的一川“花瀑”不期而遇。

    9层楼高的红色“花瀑”,自普通的居民楼外墙飞流直下,每年三月开始,都让爱花之人驻足欣赏。这是白云区景泰街云苑三街一栋老旧的居民楼,今年更成为了时尚的最新网红打卡点,前来赏花的人络绎不绝。据了解,这株三角梅的栽种者已去世,由其子罗叔接力护花,父子俩悉心照顾三角梅长达26年。三角梅,在广东也被称为“簕杜鹃”,罗叔近日表示会去养老院,他父亲种下的簕杜鹃怎么办?记者获悉,云苑东社区居委会表示将组织志愿者来接力护花。

    花开:赏花者络绎不绝

    骤雨初晴,料峭的春风中,透着融融的暖意。踩着湿漉漉的花砖,穿过水泥灰的老旧民宅,邂逅冒出新绿的老树,记者来到云苑三街。

    立在街口遥遥一瞥,浓密的绿荫掩映下,一抹鲜艳的亮色猝不及防地闯入眼帘——— 就这样与一川“花瀑”不期而遇。

    9层楼高的“花瀑”,花团锦簇,繁花似锦,给这栋浅米色的老楼,换上红装新颜。刚浸淫的一场春雨,让簕杜鹃更显娇艳欲滴,风吹薄瓣,楚楚可怜。有小车停在花下,被雨打落的绯红花瓣铺满车身,俨然一辆“花车”。

    匆匆而过的路人禁不住停下脚步,掏出手机,记录下城市一隅的春光,一边发出由衷的感慨,“太美了!”

    簕杜鹃对出的路边,如同不断上演新剧情的小剧场,素不相识的赏花人,在簕杜鹃的召唤下,聚拢来,又散去。

    有媒体记者带着无人机来航拍,无人机闪烁红灯,发出嗡嗡的声音,飞跃天台顶,与住在9楼的簕杜鹃亲密接触;有父亲牵着女儿胖胖的小手,一边赏“花瀑”,一边看无人机;有妇女拎着菜路过,发出啧啧惊叹,“这花真美!怎么开的?”

    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女孩举着单反,蹦蹦跳跳在马路边寻找最佳视角,她是中山大学研一女生小雅,偶然在微博上看到簕杜鹃的报道后,兴冲冲地前来拍摄簕杜鹃,却因不熟路,开始去了白云区同和街的云苑新村。

    几经周折,终于冒雨找到这个因花出名的老旧居民区,欣喜的笑容溢出小雅的脸庞,“很美,值得一看!”

    近看,簕杜鹃扎根在云苑三街43号水泥板铺的小院子里,多株枝干环抱生长,细的如食指粗,粗的如拳头大小,十多株枝干用红砖围砌,被栽种者细心地用铁丝固定。

    沿着居民楼外墙,娇艳绯红的簕杜鹃一层层顽强向上攀爬。丽日和风中,满树繁花,热闹喧哗,阳光下微风拂过,花叶层层翻滚,宛如一匹精致光滑的锦缎。

    花事:繁花背后父子情深

花开繁华热闹的背后,是父子两位老人轮番接力,对簕杜鹃长达26年的坚守呵护。

    连日来媒体的采访,让簕杜鹃的主人罗叔不堪其扰,他位于一楼的家大门紧锁,有知情者透露他暂时搬去海珠区亲戚家住。

    两年前,年近古稀的罗叔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曾讲述簕杜鹃背后的故事。

    “这是我爸爸生前种的花”,头发花白的罗叔提及簕杜鹃时,眼角濡湿。1993年,罗叔随父亲搬来云苑新村43号一楼,父亲爱养花,在门前小院种下不少花草,其中簕杜鹃是一位朋友送给他的。

    栽在院中的簕杜鹃约两米高,仅一根手指粗的树干,形状羸弱,只长叶子,不开花。罗叔的父亲每天勤快地给花浇水,但奇怪的是,“整整十年怎么也开不出花。”

    罗叔好奇之下,向学校的植物老师请教,原来簕杜鹃需要充足光照,而罗叔家院子朝西,周围有楼房遮挡,一天光照时间短,导致簕杜鹃无法开花。

    不信邪的罗叔到书店买来相关书籍,发现父亲的栽培方式有误。他先减少对簕杜鹃浇水的频率,又跑去市场买来鸡肠、鱼肠为花增加养分。

    “在袋子中戳穿几个小洞,用它装着鸡肠、鱼肠,然后再埋进土里。”罗叔介绍,之所以要给袋子开洞,是为了让发酵后的肥料慢慢渗入土壤,避免动物内脏在密封环境下发酵却无法排出热量,从而灼伤根部。

    在罗叔悉心的打理下,次年,簕杜鹃开出了淡淡的粉红色花苞。

    此后,簕杜鹃一年美过一年,花色从最初的粉红色,过渡到桃红色,现在变成绯红色。起初,发现簕杜鹃攀爬到外墙水管时,罗叔还用力将它们拆散,岂料簕杜鹃又悄悄地与水管“拥抱”,无奈下罗叔只好任由它们“恩爱”去。簕杜鹃从此以一年一层楼高的速度攀爬疯长,给老态龙钟的旧楼换上新颜。

    遗憾的是,2012年,罗叔的父亲离世时,彼时簕杜鹃还未开出现在9层楼高的盛景。

   虽然是无心之举,但簕杜鹃让这个老旧社区声名鹊起,甚至有市民专程远道赶来赏花。罗叔开心之余,发出邀请,“欢迎大家来赏花。”每年的3-4月和9-10月,簕杜鹃花开最靓,遇到天气暖,花会抢闸盛开。

    簕杜鹃的攀爬影响采光、招蚊虫,有邻居颇有微词,罗叔也表示理解,同意邻居对开到窗前的簕杜鹃进行修剪,但他拒绝主动扼杀簕杜鹃。

    因为,这株凝聚父子俩心血的簕杜鹃,是珍贵的礼物,也是父亲留下的遗物。

    春日斜阳,燕子归来,簕杜鹃“花瀑”含笑绽放。罗叔常常独自徘徊小院,形影相吊,睹花思人,花是人非。

    花说:这是云苑一景

    簕杜鹃肆意生长的老楼没有电梯,出入要刷门卡,每层楼六户,每三户有一扇防盗门把守,保护着居住者隐私的同时,也让邻里间不免有些疏离。

    住了10多年的小伙子,惊喜于每天从家阳台能望到簇簇盛开的簕杜鹃,“这成为了云苑一景!”言语间很是骄傲,但是对于花的主人罗叔他却并不熟悉,只是从电视新闻上,听说罗叔和簕杜鹃的故事。热心的他表示,如果有一天罗叔搬走,他愿意作为志愿者,继续养护簕杜鹃。

    住在这“花楼”中,二楼的居民刘小姐称,每天清早都会被鸟叽叽喳喳地叫醒,见画眉鸟停在窗前簕杜鹃上,穿梭花蕊中啄食,“每天都有好心情”。

    街坊说:罗叔是低调热心的志愿者

    “顺哥亲切和蔼,是乐于助人的志愿者。”街坊文姐这样称赞罗叔。5年前,文姐在景泰文化广场做志愿者,一身醒目的红马甲,罗叔主动搭讪“我也想做志愿者。”就这样加入景泰街志愿者队伍。

    罗叔每周坚持参加志愿者活动———“稻草人”守护少年儿童,下午接放学的小学生返回景泰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定期探访老人、残障人士。社区举办活动,罗叔搬搬抬抬也不在话下,文姐忍不住叮嘱,“顺哥,注意身体,量力而行”。

    在和文姐相处中,罗叔透露了自己的身世,父母离世,妻儿在美国生活,早年开过出租车的他,后来在日企工作至退休。

    罗叔独居在父母留下的“房改房”,文姐曾去他家参观,“好怀旧!”里面保留了罗叔父母健在时的装修风格,满屋子的旧家具,一款老式沙发床用了几十年没舍得扔。

    出身教师世家的罗叔“有文化气息”,能说一口流利的日文和俄文,孝顺老人坊间出名,父母去世靠他养老善终。父亲晚年生活无法自理,罗叔常推着坐轮椅的他买菜、散步、读报,给卧床的他常翻身,防止褥疮。家门前本有石阶,细心的罗叔特意将石阶改成斜坡,方便推父亲出入。

    罗叔为人低调,深居简出,做好事不愿宣扬。文姐表示她无意中发现原来罗叔是献血达人,拿过多本献血证书和奖牌。

    簕杜鹃有现在的长势,文姐总结是“天时地利人和”,除了罗叔的精心打理外,和这株簕杜鹃所在地是化粪池也有关,“肥料足,自然花开得靓!”

    居委会说:拟组织志愿者接力护花

    云苑东社区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罗叔近期提到自己下半年准备搬去养老院住,担心这株簕杜鹃无人照料,希望将簕杜鹃移栽到公园,居委会考虑将簕杜鹃的花基整修工作纳入今年的社区微改造,“罗叔可以放心去老人院安度晚年,我们社区会组织志愿者接力照顾好簕杜鹃,保护好这个‘云苑一景’”。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