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1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花卉 > 青州乡土品种“花木蓝”引发广泛关注

青州乡土品种“花木蓝”引发广泛关注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6-27

    中国花木网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前不久,在山东青州,一场观摩研讨会吸引了北方地区科研院所的专家、园林设计师、苗木企业老板等50余名参会者。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一睹乡土品种“花木蓝”的芳容。

    参会者分别参观了博绿园艺场种植基地和实际应用的街头绿地,“花木蓝”均表现喜人。

    在绿化应用现场,记者看到,株高1米有余的“花木蓝”正值花期,紫红色花朵一串串垂于似国槐的叶片中。博绿园艺场负责人魏玉龙介绍,这片绿地栽种的苗是2016年定植的,目前苗龄为4年,表现很好。

     偶落苗圃的一粒种子

    魏玉龙从1997年就开始做苗木生意,但说起他与“花木蓝”,那可真算得上是缘分造就。

    那一年,一粒种子悄无声息地落在魏玉龙的苗圃里,并生根发芽。

    直到2002年,魏玉龙才发现苗圃里这株高度已达60厘米的植物,当时以为是香花槐,并没有十分在意。魏玉龙的父亲却把这株植物小心地移栽到了花盆里种了起来。

    2010年中秋节前后,魏玉龙回到家,看到被父亲移栽到花盆里的这株植物竟然开花了,一串串紫红色的花朵溢满了花盆,好不漂亮。同时,魏玉龙在其中发现了一束像豆荚一样的种子,这一发现让魏玉龙心生疑惑。

     “我一直都以为它是香花槐,但这束豆荚状的种子绝对不是香花槐的。”魏玉龙说。

    为了探求这株植物的身份,魏玉龙将叶片、花朵、种子拍照,发给了几位园林专家。没几天,魏玉龙就收到回复,其中,济南园林科研所退休教授邱光表示,这个植物是豆科的,应该就是“花木蓝”。“这可是个好品种啊!”邱光对魏玉龙说。

    随后,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认识“花木蓝”,魏玉龙便在网上查找相关资料,发现这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品种,种植“花木蓝”也由此展开。

    独具慧眼识“木蓝”

    “花木蓝”不是什么新品种,在全国多地的山坡和疏林里都能够发现,但一直远在深山无人问津。“当我了解了它的诸多优良特性,以及能够在夏季开放这么美丽的花时,我便决定专心开发这个品种。”魏玉龙对记者说。

 “花木蓝”又名吉氏木蓝,豆科木蓝属落叶灌木,不仅适应性强,耐贫瘠,耐干旱,耐盐碱,还有较强抗病性,同时,对土壤要求不严,耐粗放管理。

“花木蓝”夏季开紫红色花,总状花序,花量大且有芳香,花期长达50-60天,最迟可开到11月中旬,填补了5月-6月开花灌木少的空白,是盛夏良好的观花植物和北方难得的绿化、美化材料。

魏玉龙和山里的一位朋友聊天时,了解到“花木蓝”在当地山上很多,山里都叫它“山花子”,在每年秋天的时候就会结种。于是,当年秋天魏玉龙便到山上采回一些种子,准备第二年春天试种。

2012年,试种的种子苗全部成活,并且都开花了。

    为了研究“花木蓝”在野外生长和在苗圃生长的差异,魏玉龙还经常跑到山上寻找野生“花木蓝”。经过研究他发现,在干旱情况下,周边野生黄荆、连翘因缺水萎蔫的情况下,“花木蓝”的生长依然良好,可见其非常耐干旱。

    同时,这一品种的根系非常发达,在山上土层很薄的地方,都依然生长得很好。“山上的土就薄薄一层,下面就是岩石,‘花木蓝’的根都是呈网状分布的,有土就成活。”魏玉龙说。

    开始扩繁已有应用

    经过几年的研究和试种,现在魏玉龙的苗圃里,种植了30余亩“花木蓝”。其规格主要分为营养杯苗、丛生苗、球形和独杆的亚乔木苗4种,其中16厘米×18厘米的营养杯苗最多,达50万株,1米以上的丛生苗也有10万多株。

    魏玉龙表示,随着种植量的增长,2015年他们就已经开始销售。

    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丛日晨在一次苗木会上,见到了“花木蓝”,便引种3万株杯苗到北京望和公园。定植时,这些苗子看外表并不太好,不仅苗子小,还没什么生机。但过了一年后,“花木蓝”在北京长势非常好,并且管理起来也省工省力。

     “现在都提倡用乡土品种,就是因为这些品种适应性强、抗逆性强、成本低。‘花木蓝’就是这样一个优秀乡土品种。”魏玉龙说。

    研讨会上,丛日晨表示,当时的绿化要求既要营造亲近自然的景观,还要选择管理省工省水的植物材料,同时,还承接发展低耗植物的课题,这些条件“花木蓝”全都具备,随即就在北京种上了。

    魏玉龙介绍,一些绿化项目会用到草坪,但后期产生的养护成本并不低,而“花木蓝”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它只需在种植时施一次大水大肥,此后便可粗放管理,极大地节省了养护费用,是一种低碳低耗的植物。

    由于品种适应性强,魏玉龙的苗子不仅在山东省内销售,还远销到新疆、宁夏、甘肃等地。“在北方,特别是一些土壤较贫瘠、干旱的地方,‘花木蓝’都长得非常好。目前,在南方,湖北和江苏等地的客户也有种植,效果也很不错。”魏玉龙说。

    仍有“硬伤”待解决

    虽然“花木蓝”的诸多优势特性征服了参会者,但谈到未来的发展方向,参会的专家们认为,“花木蓝”仍有“硬伤”待解决。

     首先一点就是规模问题。目前,“花木蓝”虽已形成规模化生产种植,但产量还是不够大。“品种是好品种,但你的量要够我们用啊。”北京市东城区园林绿化局副局长徐莎说。

    徐莎表示,只通过种子繁育扩繁的速度还是比较慢,可以考虑通过扦插或是组培等方式进行繁育,同时还要在规模化和集约化方面多做一些工作,这样推广起来也更容易。

    丛日晨对此也深表认同。他表示,以魏玉龙现在的种植规模来说,10万多株成品苗不仅对接京津冀和山东本地的绿化市场捉襟见肘,真的推广开来,仅北京一地都很难满足。

    对此,魏玉龙表示,加大扩繁力度也是他现在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之一。“花木蓝”主要采用种子繁育,20亩苗子只能产出20-30斤种子,不仅结实率较低,种子的出苗率也不高。

    为了解决出苗率的问题,在青岛农业大学园林与林学院院长刘庆华的帮助下,经过课题研究,使用低浓度的盐酸可提高种子的发芽率。“目前,种子萌发率在60%-70%左右。”魏玉龙说。

    青岛彩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爱章建议,想快速形成量,还是要攻关组培扩繁方式。“我们两家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组培扩繁这件事。”胡爱章说。

    除了扩大规模,品种选育问题也是参会者议论的热点。目前,魏玉龙苗圃里的苗由于大部分通过有性繁殖,苗子的叶片大小、花序长短等表现都略有差异。刘庆华建议,通过人工手段选育优秀品种,进行品种固定,形成系列产品。

    徐莎表示,在基地看苗时发现“花木蓝”枝叶的疏密程度不一,有些很密实,看来非常丰满,有些则非常稀疏。她建议选育能多分枝的品种,或是通过强修剪形成更密实的树冠。“苗子不用太高,但是看起来一定要密实丰满。否则一块地上种的都是稀疏的苗子,不仅耗费用量,看起来也不美观。”徐莎说。

    魏玉龙表示,现在“花木蓝”销售情况不错,已经呈现供不应求的态势,今后还将继续在推广和扩繁方面下大功夫,一边让更多设计单位了解、应用乡土品种“花木蓝”,一边还要继续加大扩繁力度,在繁育手段方面多做一些工作,开足马力生产。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