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2
星期六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国外“长城”咋修复 耶路撒冷古城墙曾三维扫描

国外“长城”咋修复 耶路撒冷古城墙曾三维扫描

作者:卫张宁    来源:京华时报   时间:2016-09-30   阅读次数:122

    中国花木网9月30日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京华时报获悉 最近的几天,一则“最美野长城被抹平”的消息被各大网站转载,尽管有关方面一再强调,这一影响审美的修复是根据科学的维修方案所做,但仍然难以抚平人们的愤怒。此事也引起了包括BBC在内的多家外媒进行报道。

    其实,除了中国的万里长城外,在其他国家也有不少类似的“长城”,这其中就包括英国的哈德良长城、以“哭墙”闻名于世的耶路撒冷古城墙等等。

    遭遇风化、雨水侵蚀几乎算是所有这些古城墙都要面对的命运,也因此,对它们的修复成了一项难题,“这种难度不仅来自技术上。技术人员都是怀着最好的本意,但同时却不得不面临有限的实践条件。”英国纽卡斯尔大学艺术文化学院教授皮特·斯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小资料英国:哈德良长城

    哈德良长城位于英国不列颠岛,始建于罗马帝国时期,从东海岸泰恩河口,至西海岸的索尔韦湾,横贯不列颠岛的颈部,全长约118公里,包括城墙、瞭望塔、里堡和城堡等,完整地代表了罗马帝国时代的戍边系统。

    据公开资料显示,公元122年,罗马帝国皇帝哈德良为防御北部皮克特人反攻,保护已控制的英格兰的经济,开始在英格兰北面的边界修筑一系列防御工事,后人称之为哈德良长城。

    哈德良长城城墙大多使用的是当地的石灰石,不过在西边的一段使用的是草泥,因为附近没有石灰石。如今的哈德良长城是英格兰北部最受欢迎的景区,并在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每5年制定一份管理规划

    据英国纽卡斯尔大学艺术文化学院教授皮特·斯通介绍,英国政府早自1880年代起,就开始介入哈德良长城的保护工作。到20世纪20年代,英国政府制定了《古迹与考古地区法》,并于1928年把哈德良长城置于该法律保护之下。

    哈德良长城的保护有三个显著特点:每5年制定一份统一的管理规划,不仅确定5年内要达成的中期目标,也确立了对未来30年保护管理工作的长期指导原则。

    规划还确认了对保护工作的四项基本要求,这四项要求是:第一,保护考古遗址和周围有特色的自然与人文景观;第二,促进符合世界遗产保护的农牧业体系的发展,以免现代农耕或畜牧方式改变原有景观;第三,合理规划公众游览路线和游览方式,促进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第四,通过遗产管理促进地区乃至全国经济发展。此外,设立了定期监测长城保护状况的机制,利用一切可行机会改善长城的保护工作。

    手工修复采用原始材料

    “对于这些古遗迹来说,最好的修复办法当然是采用和建造时期安全相同的材料。”皮特·斯通说。但由于经费、取材等现实原因,实际的修复工作中往往很难做到如此。

    2013年8月,英国曾经展开过一次关于哈德良长城的修复工作。这次修复耗资50万英镑,由哈德良长城信托基金出资,耗时两个多月。

   整个修复过程几乎没有采用现代化技术,全部由工人们采用最原始的方法手工完成。工匠们从长城较为坚固的部分找出一些罗马时代的石头,将它们用于加固脆弱的部分。出于对遗迹的保护,工人们并没有使用太多其它的材料。

    展开修复之时,正值苏格兰独立公投开始之际,横跨英格兰和苏格兰境内的哈德良长城自然也因此受到关注。一名工人还曾开玩笑说,“如果苏格兰成功公投独立了,那我们真得用混凝土来重新修一遍这个墙了。”

    小资料:耶路撒冷古城墙

    耶路撒冷旧城位于耶路撒冷的东方,面积仅1平方公里。东临橄榄山,南临锡安山。耶路撒冷旧城是不规则的四边形,海拔720-790米。现今的城墙是500多年前土耳其苏丹苏莱曼时代重建的,由一个名叫索里曼·埃尔·马尼菲科的苏丹人主持兴建,最终于1541年完工。

    建成后的城墙长4公里,高度在5-15米之间,有34座城堡和7座城门。这些城门有的开放,有的已被石头封死。最主要的城门有4个,即雅法门、大马士革门、锡安门和狮子门,它们按罗盘针所指的四个方位建造,分别通向国内的四座主要城市。1981年,耶路撒冷旧城及其城墙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修复计划启用三维扫描

    2007年4月,以色列政府正式通过了一项为期5年的耶路撒冷古城墙修复计划。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官方首次推出一项专门的修复计划,上一次如此大规模地修复古城墙,还是在20世纪20年代英国占领时期。

    据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这项修复计划以保持现状为主要原则,为了准确修复,工人们通过三维扫描,绘制了城墙的数字空间结构图,以准确了解城墙概况并设置修复方案。之后,对城墙周边的地理环境、动植物状况、生产经营状况做了详尽调查等等,之后才着手制订具体的修复计划。

    此外,他们对影响城墙的植被一律进行清理,同时工人们还对松动、破损的砖石进行相应的加固,并在连接处重新进行了粘合。

    在修复过程中,古城墙上的鸟窝得以保留,但长在石缝中的数百棵扁桃树被移除,因为这些树木的根部会破坏石块。工人们还用三维激光设备扫描了古城墙,记录下每一块砖石的状况以及那些已经较为脆弱的部分。

    是否修复弹痕曾陷入两难

    耶路撒冷古城墙自建立至今,已历经了无数次的历史变迁,但古城墙遭受的创伤更多是来自于耶路撒冷遭遇的战乱。因此,此次修复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也包括对城墙上的战争“遗迹”进行修复。

    据以色列国家文物局参与此次修复的阿维·默西亚介绍,在当时的修复中,技术人员曾面临一个两难困境:究竟是为了纪念教育意义而保留这些战争留下的痕迹,还是从保护文物本身的角度出发,去修复这些弹痕使文物回到最初的状态?

    作为古城墙最出名的城门之一,锡安门的修复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对我们来说,它的教育层面的意义显然是很重要的,但同时我们也考虑到了作为珍贵的古建筑遗产,它有它的艺术价值。”经过再三考虑,阿维·默西亚和同事们决定,一方面要保留其历史教育意义,即保存了门体上的弹痕,但同时,也对城门名称处以及周边墙体进行了必要的修复,以保存其作为古建筑的价值。

    为了不影响古城内做生意的人们,修复工作大多在夜里进行。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