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0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踏青赏花好时节 游百年布查花园

踏青赏花好时节 游百年布查花园

作者:廖晓英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时间:2015-04-03   阅读次数:131

    中国花木网4月3日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获悉 寒风退去,春意渐浓,又到了一年之中踏青赏花的好时节。无论是向着满园的郁金香私语,还是沿着洒满樱花的小径前行,亦或是眺望着满山杜鹃的盛开,总有些能撩拨你的“春心”,让你放肆的按下快门,畅快的捕捉春意。从加拿大的布查花园,到华盛顿和日本的樱花,再到阿姆斯特丹的郁金香,4月天,一起来玩味不一样的春意。

    布查花园(英语:Butchart Gardens),又译宝翠花园,是一个花卉展示园,坐落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岛中萨尼奇的布伦活湾(Brentwood Bay),离省府维多利亚以北约23公里。

    第一次来到位于加拿大西部维多利亚的布查花园时,是在十二月的冬日,只见园内一派茵绿。其中的“下沉花园”,也是最主要的一块园区,好似山间盆地,四周峭壁环抱。当时正值雨后,云烟缭绕,清风荡漾,静谧幽深,层碧叠翠。此时,我真不知身在何处:似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但却游人如织,犹如车水马龙;若是金庸小说中游侠出没的深山,却又如此平和、安宁。我被这奇景所震撼。

    第二年初春,我再次来到此地,这里完全换了一番景色。花坛上的小草还嫩绿如昨,但周边的花树已披红挂紫,五彩缤纷。茶花晶莹剔透,娇媚鲜艳;杜鹃云蒸霞蔚,风姿绰约;樱花纯净淡雅,满枝烂漫。我仿佛走入了人间仙境。

    再过两个月,迎来郁金香盛开的时节,布查花园鬼神莫测般地又换了身打扮:粉色的郁金香搭配蓝色的勿忘我,含情脉脉;红色花朵与黄色花朵相互簇拥,热烈奔放;紫色在白色的衬托下端庄素雅,还有无数的奇花异草相配。来到园里,就如沉浸到了花海之中,不同色彩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高强度、全方位地冲击着你的视觉、嗅觉和全部审美感,令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接下来,还有那初夏的艳丽玫瑰花、夏末的雍容大丽花、秋日的斑斓枫叶,展开布查花园一年花艺的四季长卷,每一幅都是笔墨无以形容的绚丽天地。美人多面,美景多变;浓妆素裹,各有千秋。如果你只来过一、两次布查花园,固然已有眼福,但其实你未看到花园的全貌,不是错过了它的娇艳浓烈,就是没有享受它的淡雅清幽。

    然而,这个花园最特殊的美丽所在,是它的身世,也就是布查家族创建这座花园的故事。

    修补被破坏的大自然把美留给后人

    看到这般漂亮的花园,谁能想到这里曾经是布查家族的采石场。罗伯特。布查,是十九世纪中叶出生于加拿大东部安大略省的一位水泥商人。他被西部太平洋海岸温哥华岛上的丰富石灰原料所吸引,带领全家迁移此地,在维多利亚郊区撒尼赤半岛依山傍海的托德湾安家落户,就地开办了采石场和水泥厂。家族生意在这里一天天兴旺发达,他们的产品远销美国俄勒冈和加州。

    开采多年之后,一座小小的山包被挖成了一个巨大的坑;当石灰石被采尽,大坑就废弃在那里,坑内石土裸露,狼藉一片。经商有成的布查一家人觉得不该给大自然留下这般惨状,而要想办法修补。布查夫人基尼是一位热爱花草的女士,她在撒尼赤安家后,就在自己家门口种植了许多的豌豆花和玫瑰。现在,她为这个大坑构想了一个宏伟而美丽的蓝图――变废墟为花园。为此,她请来了花园设计师出谋划策,自己也亲自参与,共同设计未来的花园方案。这是公元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时候。

    采石场周围是沃土大片的农场。基尼雇了人,用马车和手推车,拉来一车车的泥土,再根据大坑内高低不平的地势,因地制宜建造了各种各样的花坛。在大坑周边垂直的石壁下,他们种满常青藤,藤蔓顺壁而爬,遮盖住裸露的土层,变为郁郁葱葱的花园围墙。采石坑中被挖到最深的地方达四十英尺,这里正可以蓄水建湖,湖边各种早春的花树依依,杨柳飘飘,湖面上荷花绿叶亭亭玉立。大坑的正中间还留有一个岩石堆,它的顶部就被设计成了花园中心的观景台,而四面的陡坡又是展示那些喜爱在岩石缝中生长的花草的好地方。基尼还从世界各地搜罗不同的适宜本地生长的植物,要在这个大石坑里建造人间美景。经过几年的努力,布查太太终于用扎根、生长、盛开的鲜花填满了这个巨大的乱石坑,这就是今日人们所见到的布查花园内最大的、也是有代表性的主花园“下沉花园”。

    紧靠着“下沉花园”的一角,有一块被山坡上的树林所遮蔽、常年不见阳光的阴湿地带。这里也种上了不喜阳光的绿叶植物,还有叶如白菜、花瓣鲜黄的本地特有植物,成了一个湿地花园。当年采石场用来运石头的小火车,废弃的车厢也一节节地摆放在那里作为花盆装饰,采石场的历史遗迹自然而然地融入了花园景观。

    一九零四年,布查花园开门迎客,从此开始了迄今已逾百年的与世人分享美丽的事业。百年来,布查花园一直在不断成长、丰富。他们从来没有要野心勃勃地建造多么巨大的花园去争什么世界第一,也没有急功近利地要在短期内一切搞定。布查家族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根据资金状况,一点点地逐步扩大花园的规模,完善花园的景观。自“下沉花园”起步以来,从1906年到1929年的二十多年间,除了规模较小的“湿地花园”之外,他们又修建了第二个主要的观赏花园――“日本花园”。园内小桥流水,曲径通幽,是秋季观赏枫叶的最佳景点。后来,又把自家的网球场改建成了工整、对称、兼有雕塑和水池的“意大利花园”。布查夫人本来就喜爱玫瑰,当然玫瑰园也是不可缺少的。他们从欧洲各国引进了各色品种的玫瑰花,初夏的玫瑰园琳琅满目,朵朵争奇斗艳。今日去观赏玫瑰,可以看到,每一株玫瑰花的前面,都清楚地标示着国别和年代。最老的玫瑰花,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初的品种,现在依然盈盈盛开。

    罗伯特对太太的劳动成果大加赞赏,自己也积极参与。他收集了世界各地的装饰鸟和鸟笼放置园中,还在水塘放入了鸭子和天鹅,为花园进一步增加了生动的气韵。花香不怕巷子深,渐渐地,僻处海岛的布查花园越来越闻名遐迩,很快就和欧洲一些老牌、皇家花园一起名列世界著名花园之列了。

    传承与发展,百年不衰的家族生意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布查花园传给了老布查的外孙易安。罗斯接管。那是家族送给他21岁生日的礼物。易安参加二次大战回国后,全力经营外祖母的家业五十年,不仅没有辜负家族的重托,还使花园越来越享誉全球。

    一个家族与一个社会一样,传承应当是在保护历史的基础上,进一步开拓和创新。易安继承祖业后,没有摒弃过去,而是遵循外祖母当年的规划和理念继续经营并有所创新,特别是想尽办法让家族的传统与历史在这里展现并世代相传。花园里,人们随处可见到配有当年图片和文字说明的展示牌,记载着家族改造这块土地的点滴往事。布查水泥厂1916年停工不再生产水泥,但很长时间里还一直生产瓷砖和花盆。直到1950年,工厂停工,厂房被拆除。可是,当年工厂烧瓷砖所建的烟囱却作为代表性的历史标志被保留下来。今日的游客仍然可以看到那高耸的水泥烟囱,与花园周边的青松翠柏融于一景,铭刻着历史和自然的百年沧桑。

    在前人经营的基础上,布查家族的每一代继承人又都跟随时代的需要,有创意地地增加着吸引游客的新项目。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易安。罗斯在园内修建了露天音乐台。每当夏季,花园请来乐队演奏,并配有舞蹈和声乐表演。游客在赏花的同时,还能听音乐,观赏文艺节目。他还亲自动手,参与修建了园内的喷泉,用自己的姓氏命名为“罗斯喷泉”。喷泉位于被陡峭岩石环绕的一个半圆形湖中,喷射的水柱高达几十米,形状变幻多端,在不同色彩的灯光映照下奇丽绚美,成了游客最为喜爱的景点之一。到了八十年代,在易安的动议下,又开辟了圣诞灯光的满园装饰,以“圣诞十二日”的歌曲为主题,展示圣诞民俗,丰富冬日花园的景致。同时,根据花园的格局和植物的形状,搭配上五颜六色的圣诞灯光,每当夜幕降临,花园宛如迷幻的梦境。这灯光为维多利亚这段阴郁的雨季增添了光和彩。圣诞之际,人们来到花园观灯、看景,聆听园内各个角落传来的圣诞歌声和音乐,节日气氛异常浓厚。

    易安的儿子克利斯朵夫和女儿罗宾也都参与了花园的建设工作。克利斯朵夫是一位天才的舞蹈家,女儿罗宾也是一位在本地深受欢迎的歌手,他们经常连台参加布查花园夏日户外的文艺演出和创作。九十年代,克利斯朵夫还开办了夏季七八两月每逢周六的园内烟花晚会,晚会每年都推出带有不同故事情节的烟花汇演,成为整个夏季本地最受欢迎的旅游项目之一。可惜克利斯朵夫英年早逝,在父亲1997年去世后,未能真正继承父业。

    如今布查花园的家业传到了妹妹罗宾的手中。前两年,在她的领导下,布查花园又增添了一个新项目――大型电动转马。这里成了小朋友们的乐园;他们不仅在这里玩耍,还可以借此地举办生日会。

    一百一十年来,花开花落,春夏秋冬,布查花园成为世界各地游人前来赏花的胜地,而布查家族则不仅经营花园,而且其生活与这座花园紧密联系。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属于布查家族的,家族成员也继续拥有和使用园内的设施。家族的庆典活动常常在花园内举办,供游人进餐的典雅的西餐厅经常也是家族聚餐的地方。花园还是当地的主要雇主之一,应该说是本地既有历史、又有财富、也有名望的望族了。然而,这个家族的成员们非常低调,我在本地居住十年来从来也未听闻有关他们的任何花边新闻。他们不仅不打扰游客,他们总是在服务游客。

    现在,布查花园扬名世界,被多家有关旅游和花园的媒体及机构评为世界上名列前茅的最漂亮的花园之一。每年从三月到十月,上百万棵植物,上千个品种,近三十万支花苞竞相开放。一年到头,上百万的游客络绎不绝地来此参观。当年从水泥厂通往市区主干道的小街上留下的老樱花树,已经枝干如虬,苍劲似铁,但仍然年年盛开,准时报春,象征着布查家族如花似锦而又绵延深远的历史。一个废弃的采石坑,就这样流芳百年。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