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1
星期一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新加坡“深绿”建筑

新加坡“深绿”建筑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建设报    时间:2014-12-29   阅读次数:120

    中国花木网12月29日资讯:本站工作人员从中国建设报获悉 不穿西装,不打领带。事先恐怕谁都不会想到,在高度讲求商务礼仪的新加坡,其国家发展部部长许文远(KhawBoonWan)会携一众官员如此“轻装”出席在该国举办的世界绿色建筑大会。当“NoCoat,NoTie”的口号在大会现场喊响,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建设局(简称“新加坡建设局”)推出的第三个绿色建筑总蓝图随即展开,昭示着一场更大规模的节能运动开启。

    政策向民众下沉

    发展绿色建筑是多国缓解并摆脱能源困境的重要思路,对于高楼鳞次栉比的袖珍国度来说更是无比贴切。在不到十年时间里,新加坡已取得巨大进展,其中,该国建设局两次推出绿色建筑总蓝图功不可没——从仅仅着眼于新建建筑,到注重深化新建和既有建筑改造以及激励机制,完善相应基础设施配套,新加坡绿色建筑的数量从2005年17个项目攀升至今天超过2100个项目,总建筑面积约6200万平方米。增幅令人咋舌,脚步亦清晰、坚实。

    该国对于绿色建筑评定通过新加坡建设局制定的“GreenMark 绿色建筑标志 ”认证体系。目前,当地获此认证的项目节能率多位于30% 35%的区间。

    “这一比例能不能再提升,甚至到50%?”新加坡建设局局长姜锦贤抱有强烈期待。他渐渐意识到现有模式对于建筑能效提升的效果不容置疑,但欲突破瓶颈,必须打破“长期以开发商和大业主为主导”的思想藩篱。

    经过长期摸索,他们发现业主、物业管理者、租户和住户等终端使用者是“绿色链条”上易被忽视、却承载巨大能量的群体。如何把这些潜力挖掘出来,成为第三个绿色建筑总蓝图内容的焦点。“我们希望更多建筑业主和租户认知自身作用,共推绿色建筑变革。”姜锦贤说,“第三个绿色建筑总蓝图将以此为契机,为未来5到10年勾勒出整体战略,这有助于新加坡在2030年实现绿色建筑占全部建筑八成的目标。”

    由此,新蓝图将推出一系列新举措和投资总额达5000万新元的“GreenMark”奖励计划,主要针对中小型企业租户和建筑业主,以激励他们在办公楼或其他场所中采取节能行动。据介绍,新加坡建设局最高将分担一半的节能改造成本。业主最高可获300万新元补助,租户最高也可获得2万新元。与此同时,新加坡建设局将评选“GreenMark”明珠奖和明珠威望奖,以求增加绿化租用空间比例,鼓励业主和租户更多采用绿色租约。相关评估标准正在积极完善。

    这项规划正在新加坡建筑业界和民众间酝酿、升温。事实上,新加坡建设局多年来不断宣传造势,早有建筑业主和使用者已重塑绿色意识并付诸行动。记者下榻的新加坡茂昌阁瑞士酒店,在2013年被授予既有建筑“GreenMark”白金奖,此前曾对中央空调系统、控制系统、照明乃至烟雾探测装置等都进行了全方位改造。虽然这让酒店总经理泰瑞纳(RainerTenius)花掉不少银子,但他却表示“钱花得值”。现在,无论是经济指标还是运营效率,酒店状况和享有的社会声誉都让这位老板感到欣慰。

    伴随着第三个绿色建筑总蓝图的发布,这座酒店还出现了更多细微间的可喜变化。众所周知的是,新加坡的酒店、商场等社交类公共场所常以充足的冷气闻名于世,但茂昌阁瑞士酒店今天已不再“寒气逼人”。其市场传媒经理周思敏告诉记者,酒店已按照官方所提倡的,将大堂等公共区域温度控制在24℃。“我们确需考虑商务规则,并不断平衡与节能之间的关系。”周思敏说,“从客人反馈情况看,这种做法正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她的同事、该酒店工程部负责人则出面证实,建筑节能改造包括温度调整对于降低能耗作用明显,节能贡献可观。

    政府示范连锁效应

    无论前期节能改造还是后期运营,新加坡建设局国际开发署署长许麟济对茂昌阁瑞士酒店的评价都是“好样板”。作为新加坡绿色建筑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之一,他相信如若有更多项目照此铺开,第三个绿色建筑总蓝图完全有条件在前两个蓝图的基础上完成实质性飞跃。

    当然,困难恐怕远比想象更多。许麟济深知,改变人的思想、影响普通人特别是中小型业主和终端使用者的行为、塑造其节能意识,远不像设计和建造一座绿色大楼那样有章可循,“我们一直在商议对策,除了奖励制度,更要通过宣传来彻底改变大众的思维模式。”

    姜锦贤相信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长期的思想战役。新加坡建设局在新蓝图中明确了未来三大战略性重点领域,即“持续引领”、“更广泛的合作与参与”和“确证的可持续性能”,将一系列提案列入议事议程。而姜锦贤认为,其中任何目标的实现,都高度依赖于政府态度,即能否身先士卒,让榜样在潜移默化间影响民众抉择与行为。

    根据第三个绿色建筑总蓝图,新加坡政府还将逐步推出针对公共部门的新举措,不论是要求所有现有总建筑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的公共部门建筑获得“GreenMark”认证、租用较高“GreenMark”认证等级的办公楼、为新租用或翻新的建筑进行“GreenMark 室内设计”认证等列入规章的重要指令,还是小到政府的饮水纸杯都要采购可循环材料,全面践行绿色方式正渗透到其政府部门每个角落。“新加坡还有法律制度,要求每三年必须做出能耗审计并将结果上报建设局,未达到设定能效要求的项目会被要求整改。政府每年普查,掌握建筑能耗情况。”许麟济说,他们会对高耗能项目跟进,与业主和管理者沟通,助其提高运营效率。

    对于公共事业而言,政府是不可或缺的引擎,示范效应更显而易见。许麟济表示,政府示范间接成就了产业规模化发展的基础。“纵然开始只有一两栋愿意搞绿色建筑,但政府主导就可能做到几十甚至上百栋,规模化生产会延伸产业链、降低成本进而使产业良性循环。”他说,对于开发商和政府而言,这是互惠互利的举措,“政府对开发商进行奖励和政策保障。例如调整绿色容积率对开发商来说相当于增加了可开发面积,而政府财政负担并不会增长。”

    除了带动关联产业,政府强大的助推作用也让绿色建筑继续在技术层面延续。虽然依托雄厚的经济和科研实力,新加坡在打造绿色建筑领域已具备竞争力,但对于走出狮城、志在亚太乃至更广阔领域的他们而言,探索不同气候下绿色建筑的打造经验是必修课,同样需要政府协作。“中国是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但气候条件显然比新加坡复杂得多。”姜锦贤透露,新加坡建设局已斥资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合作,准备在新加坡建立类似的可旋转测试设备,并有望在明年底之前竣工,“我们的初衷是拥有一对姊妹实验室,在不同气候条件下对材料或设计进行测试。这将有助于我们跨越技术瓶颈,在绿色建筑设计和建造方面继续取得突破。”

    (文章转载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