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江苏:南京1.2公里绿化带被毁 官方称因规划重复

江苏:南京1.2公里绿化带被毁 官方称因规划重复

作者:申琳 杨胜利   来源:人民日报   时间:2013-05-13

                                                            被铲掉的绿化带
        
        中国花木网05月13日资讯:
本站编辑人员从人民日报获悉    绿化带刚刚建成1年多,却被铲得只剩黄土。相关部门解释:这里前后实施两项工程,规划有部分重复。为完成后一个计划,只得把之前的绿化铲掉,换成“档次更高”的绿化植物。这段江堤全长1.2公里左右,背水坡的绿化10天前被陆续铲掉。

        据悉,浦口区水利局2011年对朱家山河至大桥北堡段江堤加固改造,2012年6月竣工验收,之后移交给南京市长江河道管理处养护。浦口区水利局办公室主任马云说,当时主要做的是防洪,适当做了一点绿化。被毁掉的那段江堤,绿化费用在七八十万元。

        有市民质疑,两项工程规划“撞车”,以财政浪费的方式解决未免代价太大。

        南京市浦口区滨江路南侧有一道防洪江堤,去年3、4月份刚进行了绿化,可近日有市民发现,长势良好的背水坡绿化带,被铲得只剩下黄土。对此,相关部门解释:这里前后实施有两项工程,两个规划有重复部分,为了完成后一个计划,只得把之前的绿化推掉,更换成“档次更高”的绿化植物。

        此举遭到很多南京市民质疑: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做成的绿化项目,说毁掉重来就毁了,这合理吗?

        建:防洪堤适当做绿化,费用七八十万元

        被毁掉绿化植被的是一段江堤的背水坡,从朱家山河一直到南京长江大桥,全长1公里左右。站在宽五六米的江堤上,一眼望去几乎全是黄土,中间偶尔还有零星的几株灌木留在堤坡上,显得有些突兀。一位负责附近路段保洁的环卫工介绍,这块地方原先都是大片大片的绿化灌木,10天前开始陆续被铲掉。“原来的树木长得很好,铲掉真的很可惜。”周围不少市民也表示不理解:好好的树木,为何要铲掉呢?

        江堤上有块长江堤防工程简介牌,上面介绍:2011年,朱家山河至大桥北堡段江堤,由浦口区水利局实施加固改造,2012年6月竣工验收。之后,江堤被移交到南京市长江河道管理处养护。

        记者与负责江堤绿化管养的南京市长江河道管理处取得了联系,一位负责人介绍,铲掉原有植被是为了配合南京市正在实施的百里风光带建设项目,“要进行一个提档升级”。

        据了解,去年3、4月份,浦口区水利局完成了江堤的加固改造工程,仅花在朱家山河至长江大桥段堤面上的绿化费用,就达到了七八十万元。浦口区水利局办公室主任马云介绍,他们在2011年对江堤进行加固改造时,并没有听说要在江北建滨江风光带。“我们做的主要是防洪,适当做了一点绿化,如果当时知道要打造百里风光带的话,可能就不会做绿化了。”

        毁:新规划要建配套设施,只是铲除一部分

        对此,南京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称,这段江堤属滨江风光带先期启动区段,正在进行景观改造工程,拆绿化带就是为了配合工程项目的实施。2013年1月31日,高新区正式从南京滨江风光带建设总指挥部受领滨江风光带建设任务,总长度约为3.6公里。这段绿化带位于长江大桥至朱家山河之间,长约1.2公里。

        原有绿化带为何非要拆除不可?对方解释,主要是因为原有绿化带与滨江风光带总体设计不符合,缺少停车场、厕所及管理用房等配套设施。新的绿化带建起后,将增加这些设施。另外,原有苗木的品种比较单一,长势不好,成活率不高,而且行道树树形偏小,不适合城市发展需要。

        但该负责人还是强调说,长江大桥至朱家山河段,原绿化带约24万平方米,铲除的只有1.5万平方米,移树苗1000棵。另外,还要建一个80个车位的停车场,以及阳光草坪、休闲广场、一个厕所和管理用房。规划设计已经过南京市滨江风光带总指挥部审批通过。

        绿化带说拆就拆了,理由是为了打造更高档次的滨江风光带。有市民认为,城市进行绿化改造是好事,但这种方式代价未免太大。还有人质疑,江堤改造和滨江风光带工程,在规划方面出现“撞车”,肯定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各个部门都是按照要求搞项目建设,目的为了把南京建设得更美,好像各个部门都没有问题,然而现实存在的反复拆、反复建的浪费问题,又应当由谁来承担责任呢?一位城市规划专业人士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关键问题在于该地段缺乏统一的长远规划,建设随意性比较大。方向不明确,此类现象还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