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魔帚病”蔓延 日本樱花在10年内可能灭绝

“魔帚病”蔓延 日本樱花在10年内可能灭绝

作者:佚名   来源:国际在线   时间:2006-04-12

        德新社3月底报道,一种名为“魔帚病”的传染性病菌正在吞噬日本樱花,如不迅速采取措施,日本的樱花树有可能会在10年内绝迹。作为国花和“大和魂”,樱花在日本享有无可比拟的神圣地位;樱花与日本人,精神气质十分契合,而且它有凝聚大和民族的强大功能。日本人对樱花的崇拜,其内涵已经远远超出樱花本身,变成一种宗教信仰。由于“魔帚病”侵袭了日本47个县中的18个县,今年的赏樱季节,日本人很难惬意了。 
        赏樱季节又到了,家住佐贺县唐津市的谷崎久雄结束了一周的辛劳,带家人驱车前往著名的镜山公园赏花。在路上,他们吃惊地发现街道两旁盛开的樱花树中不时伸出几支枯枝,显得格外刺眼和突兀。 
        此后几天,谷崎脑海中时常浮现出扫帚状的枯枝形象,今年的赏樱季似乎失去了以往的惬意。谷崎拨通了相关部门的电话,结果让他大吃一惊。负责林荫树管理的官员说,一种俗称“魔帚病”的传染性病菌正在吞噬唐津市周边地区的樱树,导致街道两旁和公园里的樱树失去开花能力并逐渐坏死。 
        魔帚病侵袭“大和魂” 
        据日本花卉协会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至少有18个县的樱树感染了该病菌,这些被感染的树对350多种樱树构成威胁。若任其发展,日本的樱树有可能在10年内绝迹。 
        作为日本象征的樱花如果真的消失,会让很多人痛心。每年三四月间,日本人常常围坐在樱花树下,与家人、朋友一起把酒言欢。在日本,赏樱如同中国的新年庙会,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日本明治安田生命保险公司发布的日本人姓名排行表,过去的五年中(2002年除外),日本女性的名字里,叫樱花的一直排在前3位。 
        专家指出,魔帚病是一种由霉菌导入的传染性植物病害,它从树木的伤口或气孔侵入。患上该病的树木顶芽生长受限,而侧枝却生长迅速并消耗树木大量养分,主枝则因营养不良而枯死。 
        调查表明,在受害树木中,深受日本人喜爱的早樱品种“染井吉野”最为严重。日本花卉协会的主任研究员和田博幸说,这种病菌感染性极强,很可能会扩大到日本全境。 
        和田说,虽然魔帚病对人类没有威胁,但希望有关部门能采取对策保护樱树。谷崎也说,魔帚病已蔓延到他的故乡佐贺县,这说明情况已相当严重。谷崎还透露,现在唐津市街道两旁的樱树有1/5已被感染。 
        像爱情人般爱樱花 
        魔帚病的侵袭对日本著名风景区产生了不小影响,不过由于管理部门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受害情况并不严重。 
        在滋贺县彦根市的著名景点——彦根城樱花大道,剪除枯病樱树的工作已持续了几天。日本三大名园之一的兼六园也在日程表中加入了剪除患病枯枝的内容。在大分县别府市,市政府已通过媒体呼吁民众行动起来齐心协力消除病菌。该市还专门邀请园林专家举办相关讲座。参加花卉协会“创造樱花名景计划”的园艺师立花武志说,人们保护樱花应该像爱护自己的情人一样。 
        尽管如此,一些名胜仍未能幸免。日本第一名城——“姬路城”内的樱花林,已发现感染该病的樱树。日本石川县林业试验场的工作人员说,县内几乎所有的“染井吉野”都感染上了该病毒。他们呼吁,在樱花绽放前,一定要剪除病枝。
不要让樱花再哭泣 
        魔帚病对樱花的侵袭正在引起各界的关注。日本《产经新闻》和《日本经济新闻》等主流媒体都对花卉协会的调查做了详细报道,调查中提及的18个县的地方报纸更是用很大篇幅呼吁人们对樱花加以保护。 
        有消息称,早在10年前就有人注意到魔帚病的危害,曾向政府和公园方面建言,但未引起足够重视。应对能力不足已成日本众多城市的通病,谷崎所在的唐津市负责树木养护的政府工作人员只有两人,面对繁重的工作显得捉襟见肘。 
        谷崎说,每当我走在樱花树下,仿佛都会听到樱花的哭泣。与谷崎一样,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呼吁,对于作为日本象征的樱花,应单独立项加以管理。 
        樱花在日本是神圣的 
        最近从东瀛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日本的国花——樱花,得了一种叫做“魔帚病”的可怕疾病,如不迅速采取措施控制病情,日本的樱花树可能在十年内全部消失。 
        日本是一个忧患意识高度发达、警报系统极其灵敏的国家,小题大做,是它一贯的做法。然而,此次报警却非同小可,作为日本象征的樱花如果真的消失了,日本将被置于何等难堪的境地? 
        日本人一直将樱花视为本国固有,就像富士山一样,而事实却是,樱花原产喜马拉雅,经四川东渡而来,很早就在日本落地生根。这个事实日本人一向不肯承认。其实,樱花是否为日本固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樱花落户东瀛后,与那里的地理气候、文化风土有一种天衣无缝的契合,最终被奉为“圣树”、“神木”,成为“大和魂”的象征,江户时代的国学家本居宣长写过一首著名的和歌:“人问宝岛大和心,旭日烂漫山樱花”;近代诗人小林一茶有一首咏樱草的俳句:“在我们国里就是草也开出樱花来呀”。樱花与日本,就这样宿命地结合在日本人的心里。 
        早在奈良时代(公元8世纪),日本人就开始亲近樱花,平安时代中期以降,樱花的地位更加隆盛。然而,欣赏樱花成为一种全民风气的,却是17世纪以后的事,当时的盛况是:“或歌樱下,或宴松下,张幔幕,铺筵毡,老少相杂,良贱相混。有僧有女,呼朋引类,朝午晚间,如堵如市。”而樱花明确地成为日本的国花,应当是明治维新之后的事。江户时代末期,江户染井村的植木屋发现了一种新的嫁接技术,将大岛樱花与江户彼岸杂交,培育出一种叫吉野樱的新品种。此种樱花具有极强的繁殖力,适合大批克隆。明治维新后,日本兵强国富,民族意识与文化主体意识空前高涨,樱花作为国花受到特别青睐。借这个东风,吉野樱席卷东瀛全土。现在人们看到的樱花,一般就是这种吉野樱,据统计,它占日本全国樱花总量的80%。 
        平心而论,与别的花相比,樱花并不具有特别出众的姿色,单独地看,它一点不起眼,无论颜色还是造型,都很单调。因此,看樱花只看一株两株是看不出名堂来的,一定要成片地看,成林地看,带着背景地远看,才能发现它不俗的魅力,那是一种铺天盖地、汪洋大海、浩浩荡荡的集合之美,洋溢着无限的生机和令人恐惧的生命能量,令人想起喜欢群居、言行思维高度一致的日本人集会游行时必有的三呼“万岁”的沸腾场面。目击日本人在樱花树下载歌载舞的狂欢情景,你不能不感叹自然的合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花,樱花与日本人,精神气质上竟是如此的相似!其实,对于多数的日本人,加入赏樱的队伍,远比赏花更加重要。 
        《日本书纪》(720年)里写到:天皇泛舟行乐,忽有一瓣缨花飘落酒杯里,这个浪漫的细节,道出了樱花的艺术品位。樱花花期很短,从花开到花落只有十几天,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种不滞不沾、转瞬即逝的美,深刻地影响了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与审美感受。对于日本人,最过瘾的一件事,莫过于目睹一阵风吹过,樱花雪片般从树上飘落而下的情景,那是何等的悲壮,何等的美丽,又是何等的富有诗意! 
        众所周知,东瀛岛国属于典型的海洋季风气候,那里四季分明,自然景观随时而移,加上地震、火山、台风、海啸等自然灾害,使东瀛列岛始终处在动荡变化的氛围里,容易产生“无常”之感。同样,日本又是一个崇拜自然神,信奉神道的国度,“无常”的背后,因为有这个“有常”垫底,使日本人乐观潇洒,不惧死亡,活得有底气。物质无常,精神有常,肉体死亡意味着灵魂是返回神国,就像樱花飘落返回自然一样。 
        二战后期,为挽回败局,日本军部研制了一种“火箭推进式自杀飞行炸弹”,以对付频频光临本土的美国B29轰炸机和强大的美军航空母舰,这种飞行炸弹挂在战斗机下面,接近目标后投下,由关闭在里面的特攻队员操纵。这种飞行炸弹的正式名称就叫“樱花”,机头两侧画有粉红的花瓣。操纵这种飞行炸弹的年轻特攻队员,没有一个生还的记录。一位特攻队员在出击之前,留下这样一首诗: 
        我马上要开始突击/魂归故国/如樱花散落/悠久化作护国之鬼/别了/我们是光荣的山樱/将回到母亲膝下开放 
        可见,日本人对樱花的热爱,其内涵已经远远超出樱花本身,变成一种宗教信仰。其实从艺术的角度看,樱花的魅力与审美纯度远不如日本的盆景、俳句、茶道之类,现代艺术精英对樱花表示厌恶的也大有人在。然而这都无关宏旨,丝毫动摇不了樱花在日本的神圣地位,因为它有凝聚大和民族的强大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