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7
星期六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太原“林木直补”效应明显 试点经验亟待推广

太原“林木直补”效应明显 试点经验亟待推广

作者:佚名   来源:新华08网   时间:2012-06-13

        中国花木网06月13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新华08网获悉  经国家林业部门批准,山西省太原市自2009年以来在该市阳曲县北小店乡六固村实施全国唯一的“林木直补”试点。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试点的核心是对林改后村民林地内现有树木一株每年补贴0.5元,新植成活树木每株每年补贴1元。在此政策带动下,农民植树和管护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全村两年多新植树木38万余株,相当于过去几十年的总和,农民人均纯收入也因此增长八成以上,初步显现了“群众得利、国家得绿、政府受益”的综合效应。基层干部群众建议国家层面对试点经验适时进行总结,并作为林改重要配套政策和重大惠农政策加以推广实施。

        试点直指“年年栽树不见树”怪圈

        太原“林木直补”试点领导组办公室主任、市政府办公厅副调研员田维春说,近年来我国造林绿化事业快速发展,以政府为主导的造林方式也使各地森林覆盖率快速增长,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森林覆盖率以及人均林地占有量仍然差距较大,特别是“年年栽树不见树”的怪圈多年存在。其中的关键原因是过多重视了造林绿化的生态和社会效益,而忽视其经济效益,进而不能在体制机制上激发农民这一最广大造林主体的积极性。

        “国家实施林改,从根本上解决了农民在哪造林的问题,但没有解决造林无收益的问题。农民造林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中间不见一分钱’,过长的远期收益很难调动农民近期的造林以及管护的积极性、主动性和责任心。”田维春说。

        为此,田维春在多年调研、论证和测算的基础上提出“树木年度直补富民、商品化兴林强国”的战略建议。在国家林业局的支持和指导下,太原市作为唯一试点城市,从2009年秋季起在六固村和一家林业公司开展“林木直补”试点。

        试点的核心办法是对林地内现有树木一株每年补贴0.5元;新栽植的高度50公分以上针叶树苗、3根2杆胸径2.5公分以上阔叶树苗,每株树每年直补1元;低于以上标准先直补0.5元,生长达到以上标准后直补1元,直补金均在一年后保证存活方予以兑现;现有和新植灌木林统一按照每亩55元的标准进行补贴。

        群众得利 国家得绿

        作为唯一的试点村,六固村现有人口206人,山多地薄树稀人少,是典型的山区贫困村,林地面积近2.8万亩,林改分到户的面积是1.9万亩,2009年人均纯收入仅2200多元。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高保宝告诉记者,虽然村里有培育苗木的传统,但以前造林只是上级政府下任务,搞动员,村民却爱搭不理,有时候就算种了树,也因为村民管护不积极而成活率不高。直补试点开始后,村民植树造林的积极性空前高涨。2005年以前,村民种下的树只剩下6072株,2005年到试点前村民新种2.35万株,试点两年多来,群众一下子种了38.01万株树。

        记者近日走进六固村看到,进村道路两旁整齐地排列着1米多高的翠绿的侧柏苗,村民住房周边、河沟滩地上种满了杨树苗,附近的荒山上也随处可见新栽植的油松苗。

        62岁的村民孙果光家里7口人,林改分到了近1000亩林地,试点两年共新植树木7580株。他说:“前四十年也没这两年种的树多。以前种树不归自己,而且每年没有收益。试点后,光2010年我家就领了4000多元树木直补款,以后每年都有钱,所以积极性就高。”

        六固村任亮生、孙亮亮、李羊保、赵存生、任俊生、孙于拴等村民说,林改后种的树都归自己,本来就愿意种。现在有直补款后,村里人心里想的是尽量多栽,而且种下树后,每天都要上山看看能不能活。试点两年来,全村没有发生一起火情、病虫害情及涉林案情。

        村民们说,有了直补款,种树能挣钱,造林能养家,自己的生活也过得更加宽裕。数据表明,2010年,太原市财政共为六固村下发直补金10万元,带动全村人均纯收入提高20%;去年的直补金额达41.5万元,能带动全村人均纯收入提高82%。高保宝说,等去年的直补款到位后,全村人均纯收入能达到5000多元,实现了两年翻番,达到全省平均水平。综合效应明显 期盼总结推广

        记者调研了解到,通过树木直补,不仅富了百姓、绿了荒山,而且取得了一系列综合效应。首先是进一步巩固了林改成果。林改解决了老百姓“在哪里种树”的问题,而直补则解决了老百姓“种树没收益”的问题。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省份,由于造林生态效应和公益性更加突出,树木成长缓慢且短期内没有收益,老百姓在林改后仍缺乏造林积极性。树木直补可作为林改政策的重要配套和补充措施。

        二是提高了林业投资效益。田维春说,试点以来,太原市政府共计下达包括乡、村两级试点经费各5万元在内的直补金28万元,两年共带动群众及相关公司植树63万株,约5800亩。等量任务如果交由商业性的专业绿化工程队完成,每株树成本费用大致为50元,总共约需投资2900万元。两者比较,直补与非直补投入比及绩效比为28︰2900,即1︰103。此外,从长远来看,六固村直补林木年自然生长的木材增值价值和生态效益价值可达117万元以上,政府投入产出比可达1︰11.7,即政府每投入1元可产生10.7元的财富和积累。

        三是理顺了政府及林管部门职责,提高了行政效率,消除了腐败。田维春说,长期以来植树造林、树木管护被迫成为政府及林管部门行为,吃力不讨好,费力干不好。实施直补后,群众成主力,政府及林管部门可以集中精力研究制定政策,依法行政,进行业务技术指导服务。同时还能有效避免因职责不明、事权不分、管理生产紊乱等造成的消极腐败现象。

        田维春以及六固村的干部群众认为,树木直补试点两年来合乎民心,激发了群众造林和管护积极性,有效解决了国家要生态、农民要效益等突出矛盾和问题,并显现了综合效应,建议从国家层面上对其进行总结和梳理,并将其作为一项林改重要配套政策和重大惠农政策,适时加以推广实施。李羊保等村民说:“林木直补政策很好,我们周边的山绿起来了,老百姓也富起来了,期盼好政策能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