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6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崇州农民自卖院内百年楠木 政府将其移植到国营苗圃

崇州农民自卖院内百年楠木 政府将其移植到国营苗圃

作者:佚名   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2-06-11

                 

        中国花木网06月11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成都商报获悉 百年楠木能不能挪?

        陈家:树在我家院子里,当然就是我家的

        村委会主任:树应该是集体的,应原地保护

        绿委办:只要是古树名木,就严禁砍伐、擅自移植

        森林公安:移栽必须按规定办证,无证就属非法移栽

        穿过郁郁的林盘,惊起一片狗吠,走进一个普通农家小院,这便是位于崇州市桤泉镇灵通村13组的陈廷杰的家。不久前从这里挪走一株百年楠木的事,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

        女主人唐中秀在小院一角新垦的菜地比划着,这里原本是一片绿阴,两个成人才能抱住的楠木便在此扎根。为了5万元,陈廷杰把它卖了。“树在我家院子里,当然是我家的”,唐中秀说。

        4月的一天,这楠木刚被放倒,崇州市森林公安局民警就赶来制止。买树人李玉忠很惊讶。他从去年国庆节后就看上了这楠木,本以为“有关系”的王二哥能把手续办下来,没想到还是被扣了。

        这楠木被认定为古树,崇州市林业和旅游发展局决定保护它。挖倒之后,楠木被运到了国营元通苗圃异地保护。经历“腰斩”后,孤零零的楠木桩现在发出了几片嫩叶。但它能不能挪的问题,到现在许多人都很迷惑。

        卖树风波:卖自家院里的楠木 村委会主任不同意

        去年10月,崇州人李玉忠在灵通村听说了一个消息,陈廷杰家一株巨大的楠木要卖。李玉忠在陈家围墙一角看到了这株两个成年人才能围住的楠木,他和有种树经验的包工头毛远志商量好,合伙买树。李玉忠说,陈廷杰开价5.5万元,最后谈好5万元。

        即便现在,陈廷杰仍认为这5万元只是管护费,如果要卖,至少十几万。他说,对方说,要是楠木移栽活了,要值几十万,等赚了钱,可以再给他分一些。

        村委会主任易学强得知陈廷杰要卖楠木,没有同意。他从小就在这楠木下躲猫猫,要3个小孩才能围住它,“现在它胸径有97公分(厘米)”。他说,新中国成立前,这树在陈家的林盘里,后来林盘归了集体。易学强认为,这楠木应该是集体的,不过没找到登记信息。但他坚持不同意卖树,“有人想拿3万块钱给我,我都没签字同意。”他认为应该原地保护,“人家看到这棵树,都说我们村风水好。”

        找人证明:陈家寻求村民支持 每户签字可得100元

        在陈廷杰眼中,这株楠木如果不是他家的,还能是谁家的?“听我妈说,1931年我爷爷栽了两棵楠木,是移栽过来的,当时树子就已有30公分(厘米)粗了,后来大风吹倒了一棵。”

        为了证明楠木是陈廷杰家的,陈廷杰和买树人寻求村民的支持。易学强见过灵通村13组大部分村民证明这楠木属于陈廷杰家的材料,但他质疑笔迹多有雷同。他听说每户村民签字支持就可得到约100元。一位姓陈的村民说,13组大部分村民家都签了,平均每户可以得到100元,他也得到了100元。

        今年2月,买树人准备把楠木挪到毛远志家的田里去。楠木的枝叶太茂盛了,他们请人来砍枝桠。4个主枝被砍了2个,就有人举报了。崇州市林业和旅游发展局派绿委办一名姓杨的工作人员来查看。但这楠木没有挂古树名木的标牌。几小时后,崇州市森林公安局民警赶来,说不准挪走这楠木,让买树人到局里处理。

        绿委办:百年古树严禁砍伐、擅自移植

        3月,崇州市林业和旅游发展局邀请成都市几名专家去鉴定这株楠木。成都绿化工程队工程师刘继伟是其中之一。因为陈家人不在,专家们在围墙外看了这株楠木。刘继伟说,楠木生长缓慢,在川西林盘中,已很难见到这么大的楠木,它至少有百年历史,有保护价值。《成都市古树名木保护条例》规定,树龄一百年以上的树木是古树,严禁砍伐、擅自移植古树名木。鼓励单位和个人资助古树名木的管护。但刘继伟也表示,这株楠木在陈家的院子里,根据《物权法》,应是陈家的私产。这中间有矛盾,可由崇州有关部门和陈家协商解决。

        崇州市绿委办姓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这里面有争议。《成都市古树名木保护条例》没有细分古树名木是私人的、国家的还是集体的,只要是古树名木,就严禁砍伐、擅自移植。“我们给陈家说过多次,这树不能动。”

        易学强说,见陈廷杰坚持要卖树,他提过建议,让陈廷杰向崇州市林业和旅游发展局申请管护费用,不过最终易学强没有看到申请。

        而唐中秀则表示她没听到这个说法。她有次对来看树的几个政府工作人员说,这楠木他们家已管了很多年,如果政府每年能给2000元管护费,这树就不卖了,但没有得到答复。她认为,如果不是她家守着,说不定这棵树多年前就被砍掉了。陈廷杰也称,他想要的是树的管护费,如果有人要砍祖上传下来的树,他也不愿意。

        森林公安:扣下被挖倒的树没办证属非法移栽

        移栽和运输楠木的手续迟迟没办下来,李玉忠很着急。他说,经人介绍,他委托“有关系”的王二哥帮忙办手续。这期间,他一度想把楠木交给崇州市林业和旅游发展局,以换取一定补偿款,但王二哥说那还不如原价卖给他。李玉忠同意了,收到王二哥1万元定金。

        4月16日,李玉忠找了村民把树挖倒。他说,因为王二哥托人给他带话,移栽楠木的手续办下来了,要他找人去挖。但他没想到,又有人举报了,树还没运走,森林公安就赶来扣住了。

        崇州市森林公安局局长王迅表示,他们走访了周围很多群众,都说是陈家的。按《物权法》,陈廷杰有处分这株楠木的权利。但这么大的古树,对移栽的管理非常严。根据《四川省绿化条例》,移栽这株楠木必须按规定办理采集证、植物检疫证和木材运输证。但李玉忠等没办到这些证,是非法移栽,民警当场予以查获。目前楠木暂时由国营元通苗圃管护。

        在崇州市元通镇的国营元通苗圃围墙里,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这株楠木。它已被拦腰截断。苗圃主管马晓斌说:“我们用尽了办法来把它救活,现在已经发嫩叶了,但要等到明年春天才好说活没活。”

        而在挖树之前,陈廷杰就去了外地打工。他说:“不知道这棵树还是不是我的,我以后回来要问一下。”

        “它是公树还是私树,我还在等答案。”易学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