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9
星期二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南京最早法桐来自上海 首次“上路”栽了1007株

南京最早法桐来自上海 首次“上路”栽了1007株

作者:佚名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2-06-07

        中国花木网06月07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人民网获悉     南京这个城市,给外地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郁郁葱葱的行道树。南京人也以“绿”为自豪。行走在中山陵,你会沉醉于两旁法国梧桐搭起的“绿色长廊”。当年首次在南京引种法国梧桐树作为行道树的人,就是“中国绿化之父”、著名林业学家傅焕光先生。昨天是世界环境日,南京钟山研究会特意选择这天,举行了“纪念傅焕光先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傅焕光的女儿向记者追忆起她的父亲。

        他创办了中山植物园,还是3月12日植树节倡导者

        傅焕光是我国著名的农林学家、中国水土保持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也是近现代紫金山植树造林的先驱。他和南京有着很深的渊源。

        1927年傅焕光先生回南京任江苏第一农业学校校长、江苏省立第一造林场场长、总理陵园(即今中山陵园)主任技师等职,从此开始了他与紫金山园林事业的不解之缘。

        傅焕光在南京期间,倡议将整个紫金山作为中山陵园范围,并参与整体规划设计了陵园的绿化。

        南京绿树成阴,离不开傅焕光的功劳,他首次在南京引种法国梧桐作为行道树,并参与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植物园——中山植物园、中国第一个大型国营乳牛场——南京卫岗奶牛场、中国第一个水土保持机构——甘肃天水水土保持实验区,将其一生奉献于中国的生态绿化事业。

        大家或许还不知道,傅焕光还是我国植树节的倡导者。昨天,傅焕光先生的女儿、我国水利水电行业的知名专家傅华女士也来到了座谈会现场。“1928年3月12日,我父亲在紫金山上举办了一个简朴的植树仪式,这也是植树节最早的由来。此后形成传统,数十年坚持不懈。”她说,后来,3月12日成为中国的植树节。

        1930年起,傅焕光还指示在明孝陵前的吴王山栽植各类梅花。现在,梅花山已成为南京人民踏春赏梅的胜地。

        他是南京的“法桐之父”

        从上海法租界引进法国梧桐1007株

        在中山陵园建设之初,紫金山还是荒山秃岭,许多新建的道路急需完成道路绿化,包括墓道、陵园大道、环陵路、明陵路、钟灵路、石象路、苗圃路等。为了赶在奉安大典前将荒山秃岭建设成为绿色陵园,抢种树木已来不及,傅焕光和林业学家、园艺学家们决定,向国内各地紧急征集树木。

        1929年,傅焕光在中山陵园规划建设了国内第一条以“法国梧桐树”为行道树的大道,马路两旁栽种了法国梧桐1007株。当年6月,盛大隆重的奉安大典举行时,人们看到这样一个神奇景象:荒凉石块堆没有了,到处是茂盛优美的绿树,这是奉安大典顺利举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年,南京的梧桐树并非从法国本土引进的,而是从上海法租界的上海公园(现在叫做“复兴公园”)引进的。”傅华告诉记者,这些法桐种植后,经过修剪,树干耸立,雄伟壮观,特别是陵园大道,已成为一条通向中山陵的绿色长廊。对此,父亲甚是得意,每天都开车去陵园大道看看,还即兴为陵园大道赋诗一首:“十里梧桐我规栽,如盖亭亭左右开。隔尽俗尘飞不到,游人信步好徘徊。”

        “我走过很多城市,就数南京的法桐最美。”傅华说,过去父亲在苜蓿园有一个住所,小时候走在陵园路上,盛夏时分都不用打伞,汽车停在树下一点也不晒。

        他能写文章及古体诗

        亲手题写灵谷塔“有志竟成”匾额

        傅华告诉记者,父亲上世纪40年代在美国考察时带了一些俗称碧根果的美国薄皮大核桃来南京。当时美国人不肯卖种子,傅焕光用空心拐杖戳起一些散落在地上的核桃,带了回来,1946年种在石象路以及苜蓿园住所的果园里。这些树苗成活后,又将一部分扦插到雨花台烈士陵园。

        “中国现在的碧根果就是父亲当年带到中国的。”傅华打趣说,国产的碧根果叫“焕光果”才对。

        在傅华的印象中,父亲生活简朴,一天到晚只想着工作。“家父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朴素的、最少有的、最典型的书呆子,平日里,家里有什么饭菜,他就吃什么,也从没见他挑剔过一次。衣着更是非常的简单和大众化,除了气质之外,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喝过洋墨水的大知识分子。”

        傅焕光既能写文章及古体诗,又擅长于书法,还能画几笔山水画。中山陵灵谷塔的北门楣上那块“有志竟成”的匾额,就是他亲手题写的。

        这次,傅华来到南京,看到当年引种的法国梧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感慨万千。她说,在南京的城市绿化上,父亲付出了相当心血。“一个城市必须要有树,不一定要大量栽种梧桐,其他适合的树种也可以。”

        傅焕光先生简介

        傅焕光,1892年2月1日出生于江苏省太仓县,1915―1917年,在菲律宾大学森林技术管理科学习、毕业。1917―1918年,菲律宾大学农科选读。1928―1937年,任南京总理陵园主任技师、园林组长兼设计委员会委员等职。1949―1950年,任南京总理陵园管理处处长、华东农业科学研究所森林系负责人。1972年11月10日,逝世于安徽黄山,1979年归葬于中山陵园灵谷塔后数百米处,墓址正对塔上“有志竟成”四个大字。

        傅焕光为中国林业事业奋斗终生。他到处宣传森林的重要性:“哪个国家森林多,哪个国家就富强”,道出了森林与国家兴衰的关系。他放弃立法委员不当,要去种树,有人曾提出让他当部长,他不要,只担任总理陵园主任技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热爱新社会,主动将自己在南京中山门外苜蓿园的果园和房屋交给了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