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3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中国旅游日”景区调查:“零门票”只是一个传说

“中国旅游日”景区调查:“零门票”只是一个传说

作者:佚名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2-05-21

        中国花木网05月21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新华网获悉       第二个“中国旅游日”到来之际,网上关于公共景区能否走向“零门票”的讨论十分火爆。但记者调查发现,景区普遍存在“门票依赖症”,门票“解禁”的冲动远远盖过了“群众的呼声”,“零门票”只是一个“传说”。

        “门票依赖症”深重 “零门票”纯属奢望

        “中国旅游日”前夕,旅游研究学者吴必虎在微博上建议“凡是国有景区一律免费三天”,再度引发了网民关于景区“零门票”的热烈讨论。大批网民认为这样“让利于民”的举措应该“大力支持”,也有网民认为怕是“三五年估计实现不了”。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各地景区经营、管理、运行维护等多个环节均深陷“门票依赖症”,短期内转型走向“零门票”时代尚属奢望。

        泰山景区管理部门介绍说,泰山景区每年的门票收入约为3至4亿元,每年用于人员工资和其他运营的费用约为1至2亿元,防火防汛与景物维修费用1亿多元,“重点建造工程则花费更多,很多为贷款建设。”至于景区内的索道和车队,经营权都不在景区,因而景区能够支配的基本只有门票收入。

        公开信息显示,近3年井冈山景区年平均运营成本约为1.15亿元,按照年度平均游客接待量77.95万人次计算,人均成本为149.29元。井冈山旅游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井冈山的景区维护费每年都在上亿元以上。景区去年还花费约6000万元新收购杜鹃山、笔架山两景点。

        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平衡不同景区的发展和维护,还需要“劫富济贫”。曲阜市文物旅游局局长孔德平介绍说,2011年曲阜“三孔”的门票收入为1.8亿元,全部上交财政,然后财政再根据文物部门预算下拨资金。“作为孔子故里,除了‘三孔’之外,曲阜还拥有825处文物遗迹,很多是不盈利的,要出些钱用在这些文物遗迹的保护和管理上。”他打比方说:“所有文保单位都是文物部门的‘孩子’,你能因为有的不‘挣钱’就不管他吗?”

        “有些地方政府还对门票寄予厚望,希望依靠高门票来补充地方财政收入。”中国旅游研究院专家战冬梅说。

        解禁”冲动淹没“群众的呼声”

        业内人士指出,2007年,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国内许多景区的最近一次价格调整时间是2008年左右,今年恰逢这些景区的3年“解禁年”。如此背景下,尽管对于“看不起的风景”、“遏制门票涨价”的呼吁遍布网络,但门票“解禁”的冲动远远盖过了“群众的呼声”。

        “五一”黄金周一过,井冈山景区门票价格正式从此前的156元涨到了190元。井冈山旅游发展总公司总经理助理张俊接受“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表示,井冈山景区早在今年3月份就对门票价格调高25%举行了听证会并获得通过。“我们早在去年就向江西省发改委请示调整景区门票价格,但因为近两年景区新增投资项目尚未竣工决算,才将调价听证会暂缓到今年。”

        一度免费开放的山东枣庄台儿庄古城,门票价格也上涨。台儿庄古城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财务部售票组主管霍娜介绍说,从今年4月1日开始,古城门票挂牌价、优惠价各分别由100元、70元提高到160元、100元。她表示:“与其他一些景区相比,属于4A级景区的枣庄古城门票价格定在100元并不高。”

        也不是所有景区门票都在随“风”飙涨。泰山景区管委会一名负责人表示暂时没有调价的打算,因为泰山门票涨价需报山东省物价局批准并要开听证会,但他同时也表示,目前泰山景区运营压力较大,“特别到了旅游旺季,那么大的面积,景区维护成本很高。”

        不少意见认为,应该通过景区经济转型、拓展旅游产业来治疗景区“门票依赖症”。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旅游管理系主任王德刚认为,这一思路完全正确,只是与我国景区的当前实际尚有差距。

        “杭州西湖是‘零门票’的绝好例证,但杭州为什么有如此大气,主要是这一举措吻合了景区经济外部性的规律,政府通过地方财政的转移支付对景区进行回报,建立起一种用政府财政来平衡旅游收益再次分配的合理机制。”王德刚说,目前,绝大多数景区都没有这样的回报机制,下游企业如交通、餐饮、住宿、购物等基本都没有直接回报景区,政府也未能建立平衡机制。

        能不能先收住门票“想涨就涨”的缰绳?

        有网民表示,现实一点说,相比景区免票这样的“大酬宾”,遏制门票过快上涨、避免“想涨就涨”更值得期待。

        专家指出,国家有明文规定,景区门票价格调整要报上级通过且提前半年向社会公布,并要求举行公开听证会,且保证听证人员有1/3是消费者。然而,听证会“逢听必涨”、走过场等一直是游客的固有忧虑,更有“本地人听证、外地人埋单”的质疑。

        江西省旅游局监督管理处相关负责人透露,参与景点门票涨价听证会的确多是本地的利益相关方,而在涨价中可能受影响最大的外地游客基本没有表述意见的机会。2010年曲阜“三孔”景区调价曾举办过一次听证会,通过这份依然挂在山东省物价局官方网站上的听证公告可以看到,当时的听证人员基本来自山东本地。

        “要避免门票价格听证出现不公平、不公正的问题,就要保证代表的广泛性、听证会的透明度。比较好的做法就是探索‘异地听证’的机制,在听证人员的选择上给予外地游客、旅行社更多的名额,同时避免相关利益方干扰听证会。”战冬梅说。

        战冬梅同时指出,国外对于景区价格上涨,尤其是世界遗产和国家公园,有一套严格的法律制度,如美国的公园、景点每年都可以申请对门票价格进行微调,但需要出具足够的证据;意大利规定,只有在景点的历史价值、建筑与展品的历史以及艺术价值发生变化,维护景点正常运转的水电能耗明显变化等情况下,才能考虑调整景点门票的价格。“以明确的条文规定来限制景区和地方管理部门的涨价随意性,既能接受社会的监督,也能争取更多的理解。”

        王德刚还建议,可以建立旅游定价、调价的行业干预机制,使旅游产品的价格管理趋于合理。“就是说,赋予旅游主管部门实际的权限,使其可以对景区门票、酒店房价、餐饮价格、交通价格等综合定价和调价,使旅游产业内部各产品之间提升合理的关联度,形成内部遵循的行业规则,从而避免旅游产品价格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