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星期三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广东芳村花市“特大欺行霸市集团案”开庭

广东芳村花市“特大欺行霸市集团案”开庭(图)

作者:佚名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2012-05-10

        中国花木网05月10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广州日报获悉    7日,广东芳村花卉市场“特大欺行霸市集团案”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一审开庭。公诉机关以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等9项罪名,对王达全等39名被告人提起公诉。该案是广州市开展“三打两建”专项行动以来侦破的涉案人数最多、性质最严重、影响最大的欺行霸市案件。

        庭审中,被指控为“黑老大”的王达全辩解称,他们是合法经营,“只不过是在商业经营过程中有一些违法行为,但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案件原本定于9时开庭。然而由于押解被告人耗时过久,直到10时20分,39名被告人才戴着头套手铐被带进法庭。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来自重庆江津,包括第一被告人王达全。审判长说,预计该案将审理7天。

        检方指控:

        靠暴力垄断装卸工程

        检方指控称,从1997年起,被告人王达全为了获取非法利益,纠集被告人何加臣、张登全、陈银平等人,成立广州市芳村鹤洞江津装卸服务部,在芳村花卉科技园一带的花卉装卸场,向装卸工人收取保护费。

        2008年起,王达全注册成立广州市江津装卸有限公司(下简称江津公司),并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王达全为首,以被告人王永全、唐启明、张昌洪等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敲诈勒索:

        每车收取20元~40元

        指控称,1997年至2005年间,王达全、何加臣、张登全等人,为获取非法利益,在芳村花卉科技园一带的花卉装卸场,采用威胁等手段,对进场装卸货物的周某波等多名装卸工多次收取每车20~50元不等的保护费。

        强迫交易:

        逼迫低价转让装卸场

        

 
        起诉书指控还有一项“强迫交易罪”的指控,这一项中就有10起犯罪事实。指控称,2008年5月,王达全为强迫被害人肖某华将其经营的知音装卸场1、2号交由江津公司经营,纠集被告人王永全、唐启明等人威胁肖某华。后肖某华被迫将其装卸场低价转让给江津公司经营。

        寻衅滋事:

        工人到别处装货遭殴打

        据指控,2009年11月,因被害人魏某宣到华荣装卸场装货,王达全遂与王永全指使“阿杰”等人,殴打魏某宣,致使其腰部、小腿等处受轻微伤。

        指控称,2008年6月7日,被告人王达全指使他人教训王某宁。当天15时许,夏华冒充警察将王某宁强行带上面包车。夏华等人便采用蒙眼、扼颈等手段,殴打王某宁,致使王某宁受轻伤。他们还乘机抢走王某宁的5000元现金和1部手机。

        开口叫屈:

        我们是合法注册经营

        昨日庭上,对于检方指控他为“黑老大”,王达全一开口就“叫屈”:“我们公司是合法注册经营,在商业经营过程中可能有一些违法行为,但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谈及2008年5月和6月期间,逼迫他人低价转让装卸场的事情,王达全也矢口否认。他说,2008年5月汶川地震发生后,他在5月底去了汶川,直到6月底才回到广州,不知道这些事。

        当庭落泪:

        没有指使他人去打人

        关于收取工人“保护费”一事,王达全则辩解说,1998年以前,由于没有统一的价格,大家都是恶性竞争。后来,他们建设了装卸场,还对装卸工进行了编组,统一了市场价格,避免了此前的恶性竞争。他们虽然收取了工人20~40元钱,但他们也为工人购买了工伤意外保险。

        当律师再三询问王达全,有无指使人去殴打魏某宣时,王达全忽然落泪,摇头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