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0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南京:溧马高速天价苗木场挡道 60亩苗木开价一个亿

南京:溧马高速天价苗木场挡道 60亩苗木开价一个亿

作者:佚名   来源:现代快报   时间:2012-05-07

        中国花木网05月07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现代快报获悉       2009年12月29日,溧马高速公路(溧水—马鞍山)宣布开工。可蹊跷的是,两年多过去了,这条高速公路江苏段还有一半路段在躺着“睡觉”,这是怎么回事呢?

        昨天,记者在现场看到,高速公路主线位置上栽满了密密麻麻的苗木,早就进场的大型机器趴在草丛中,已经生锈。“高速公路拖一两个月有可能,拖3~4个月的也有,但这么长时间不开工的工程,从没听说过。”施工队负责人觉得,这简直是全国高速公路建设上的一个“天方夜谭”。

        寂寞的机器荒野中闲置,已经锈迹斑斑

        沿着南京江宁区禄口街道曹村、埂方村往前,就进入溧马高速3标段。可是,这里静悄悄的,丝毫看不出建设的痕迹。

        “这里就是主线位置。”顺着该标段负责人夏志祥手指的方向望去,记者看到乱草丛中趴着一台锈迹斑斑的压路机,而不远处,一栋看似刚刚新建的建筑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拆”字。

        “我们这些大型机器前年9月就进场了,一直停滞到现在,没动过,前几天看到交地实在无望,一部分设备就拉到溧水去干活了,原来这里停着十几台机器呢。”夏志祥解释说,由于机器在荒野里闲置的时间太长,日晒雨淋,全部生锈了,不过不影响使用。

        “长期搁在这,不怕人偷啊?”记者问。夏志祥闻言无奈地笑了:“怎么不怕,我们有人看的。”他告诉记者,开挖土机的工人每天晚上都会自己带被子过来,临时搭个帐篷,早上再收起来,“看了两年多了。”他说,真希望早点动起来,“这样歇着实在不是个事。”

        其它标段的施工段也遭遇类似的尴尬,4标段施工单位是山东胜利油田胜建集团,昨天,该标段支部书记刘勇同样无奈地表示,他们的机器也全部处于停工状态,闲置在野外,现在也是锈迹斑斑。“平时都有人看着这些设备,要不肯定会丢。”

        蹊跷的苗木栽得特别挤,一平米十几棵

        顺着溧马高速走向,记者还发现一个怪现象:主线内栽满了超常规密度的苗木,很多已经枯死,有的淹没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这个是主线位置吗,怎么全是树啊?”“对,高速路幅大概40米左右,我们现在站的位置就是溧马高速中心线,从东往西。你看,一直往前七八百米都是这种树,前面还有比这大一点的。”负责该标段建设的刘勇说。

        这些密集的小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刘勇回忆说,他们前年进场的时候就有一些了,去年春天又出现了一些抢栽抢种的情况,“有不明身份的人往主线内移树苗。”

        记者粗略估了一下,1平方米内至少要栽十几棵树。“不懂园林的也知道,苗木哪有栽这么密的,根本活不了。”现场施工负责人透露,这些苗木的存活率差不多在25%左右,全线几乎都一样。“我们从没看到有人养护,根本就没人管。”

        “你注意一下,只要有树的地方,基本上就是我们高速的走向,界桩以内的基本上都有树,界桩之外就没有树,看树的走向就能看到高速路的走向。”刘勇还告诉记者一个秘密,前年他们进场的时候,测量队放线时一开始特别慢,“高速线形不是很直,GPS不好定位,可是2天后测量队说发现一个规律,线很好放,只要有树的地方就是主线,所以说咱们的桩根本就偏不了,顺着树就能找到里面的桩。”

        无奈的施工队合同到期了还在“看风景”

        这些树为什么能这么“精准”地提前栽到溧马高速的主线里,谁也想不明白。

        没法开工,施工队也无所事事。值得一提的是,4标段施工合同已经到期了。“我们是2010年11月2日中标的,18个月的工期,也就是2012年4月底到期。现在别说完工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施工呢!”刘勇无奈地表示,他们这次就是到南京来赔钱“看风景”的。

        3标段是全线最大的一个标,全长6.64公里,总造价1.96亿元。“现在根据情况分成4段,第一段1公里多在溧水境内,第二段1公里多在江宁禄口街道的曹村,第三段是溧水石湫,再过来是江宁。目前江宁段只能是小范围施工。”夏志祥说,因为全线不能贯通,项目亏损非常严重。他给记者算了笔账,这个标段闲置的人有15个左右,加上民工50多人,一部分人在溧水干一点点活,其余的人就东跑跑西跑跑。“我干高速公路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听说高速宣布开工2年多地交不出来的,现在损失太大了,估计已经损失1000多万了。”

        3标段至少还有溧水段能施工,4标段则只有羡慕,“我们整个标价1.42亿元,全长8公里,全部位于江宁段,可现在能施工的大约只有一公里多。在江苏这么发达的地方出现这种情况,简直是不可思议。”刘勇说,不计算施工队的损失,他们也已经亏1000多万元了。

        官方解释:难处:60亩苗木要价1个亿

        面对尴尬,溧马高速指挥部相关负责人昨天坦言:溧马高速各单位2010年10月份就全部进场了,到目前差不多一年半时间了,工程不能推进是因为牵涉到溧水、江宁的征地拆迁,由于江宁这块现场苗木较多,让地后,施工单位没有连续的工作面,工作无法展开。

        据介绍,早在2009年12月25日,国土资源部就批复了溧水至马鞍山高速公路江苏段单体控制工程先行用地。2009年12月29日,省政府在溧水境内举行了开工仪式。2011年5月,南京市人民政府以宁府办文(2011)1078号文件同意对溧水至马鞍山高速公路工程提前实施征地补偿安置和房屋拆迁,溧马高速江苏段现已纳入江苏交通50项重点工程。

        而几乎在同时,建设单位在征地拆迁过程当中按照2011年5月江宁区出台的最新征地拆迁补偿标准进行补偿安置。但江宁方面供地进展缓慢,从去年年初承诺的“力争3月底”推迟到去年6月底,一直到现在都没期限。

        记者获悉,溧马高速征地拆迁工作从2010年3月开始,截至目前,全线完成供地2332亩,其中溧水段完成供地812亩,江宁完成供地1520亩。

        江宁征地为何这么慢,涉及苗木面积最大的江宁禄口街道建设所副所长刘进昨天坦言,主要是苗木大户要价太高,像前文所提到的那种苗木,“60亩地就敢要价1个亿,没法谈。”

        据介绍,挡住溧马高速建设的主要涉及三个苗木大户,其中陈巷22亩、埂方60亩、石埝59.5亩,“陈巷的苗木是十几年前栽的,是老苗木。石埝、埂方社区的都是2010年4月以后征地拆迁开始前后栽的,这两个社区的苗木大户实际上是同一户,一个人牵头,四五个人一伙的,埂方60亩开口要价1个亿,石埝59.5亩开口也要价1个亿,经过几次谈判,埂方这块从8000万谈到6000万,然后又降到5000万,今天(5月3日)上午又谈了,最新报价是1300万元,石埝最低报价是1700万元。”刘进告诉记者,陈巷的谈得差不多了,但后面两个还很艰难,双方开价相差太大,“我们前段时间找了江宁区物价局的一个评估公司,埂方的苗木估值是147万元、石埝60万元、陈巷74万元。”

        进度:计划本月底“谈妥”交地

        “高速公路合理施工期是3~4年,现在迟迟不能交地,对我们工期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们指挥部也非常着急,如果再不能及时交地,有可能影响工期,指挥部将积极加大与地方相关部门的协调力度,尽早实现溧马高速的全面开工。”昨天,溧马高速指挥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记者获悉,溧马高速计划2013年底建成,与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同步通车,没想到现在被“天价”苗木挡了道。对此,刘进昨天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也很着急,一星期至少一个会协调此事,他表示,会想办法尽快解决此事,“根据我们的预算,计划这个月底能谈下来。”

        刘进说,他们对这些苗木都做了影像资料,包括苗木的种类、数量、冠径等都作了调查,埂方苗木84000多棵、石埝80000多棵、陈巷50000多棵。

        记者看到,为了“保护”苗木,苗木地边上盖起了小房子。工地上的人说,这是苗木大户用来看苗木的,晚上有人住着。

        延伸:不少公路都遇天价树挡道

        溧马高速红线范围内突然“冒”出密集的苗木,其中是否有蹊跷,刘进表示:“确实挺奇怪的,但怎么回事,就不好说了。”不过,他强调,这还不能算“抢栽”:“石埝、埂方的苗木是2010年4月栽的,不算抢栽,因为它们是在拆迁政策下来之前栽的,也是在高速公路建设公示之前栽的。”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在重要工程红线范围内大量栽植苗木,溧马高速并不是首例。

        “宁杭二期就曾遭遇过,绕越东南段也有,就是现在正在建设中的机场线也未能避免。”昨天,刘进告诉记者,尚未开工建设的宁高新通道也中招了,“去年就开始栽树了,也全部在红线范围内。”

        记者了解到,宁高新通道施工还没开始招标,但现在苗木已经先行了。是不是有人图纸泄密,刘进摇头,“不存在,道路规划设计时,都要到现场放样,小红旗一插,线路走向就出来了,打这主意的,都会关注这些信息,这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