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0
星期五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半个世纪数千亿投资 造林背后质量难寻

半个世纪数千亿投资 造林背后质量难寻

作者:佚名   来源:南方周末   时间:2012-05-07


        中国花木网05月07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南方周末获悉      义务植树61400000000株;造林66433600公顷;投入超611280000000元——这么多“零”的投入背后,却被部分专家认为成效堪忧:三北防护林早期树木存活率15%,林业虫害年均发生面积一千多万公顷,相当于近12年来每年造的林全部被“吃”光……

        “我们为中国造林奉献了大半辈子,可人工林质量之低实在令人汗颜,我们为此几乎无能为力啊!”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这些漂亮成绩单的背后,却是持续半个世纪的争议:只见数量,难见质量。

        “植树节”已去月余,全国各地植树活动远未停歇。2012年北京计划人工造林40万亩,封山育林76万亩。“这将是近年来绿化造林力度最大的一年。”北京市发改委发布信息称。据南方周末记者最新获悉,北京2012年仅绿化需调整的用地面积就有100万亩,其中不乏农地。

        被期许“绿化要走在全国前列”的北京,每年植树造林数据都格外瞩目,造林面积、参与人数动辄数十万。如此浩大的植树活动,其实在全国各地早已持续大半个世纪。

        新任国家林业局党组书记的赵树丛稍早前表示,全民义务植树运动已成为世界上参与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成效最为显著的生态建设壮举。“三十多年来,全国有133亿人次义务植树614亿株。”

        根据国家林业局公布的近12年全国林业基本情况,南方周末记者作了不完全统计,1999-2011年间,全国造林6643.36万公顷,约是40个北京市面积;这一时期,三北防护林、天保工程、退耕还林等重大生态工程投入超过6112.8亿元。人工林面积稳居世界首位。

        据公开报道,我国森林覆盖率从解放初的8.6%上升到了2008年的20.36%。然而,这些漂亮成绩单的背后,却是持续半个世纪的争议:只见数量,难见质量。

        “从遥感地图上看,到处郁郁葱葱,可是,有树并不代表就是森林,森林拥有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罗菊春说。“乔灌草相结合”的种植原则也经常被简单变成只种乔木。

        “适地适树”这个公认的林业规则在全国各地却经常被违背,许多专家认为在大西北等干旱地区不适合大面积造林。令罗菊春格外沮丧的是,地处三北防护林重要区域的甘肃民勤县,十余万亩原本长势不错的人工杨树陆续大面积枯死。

        即便是在合适种树的地区,单一树种也一直被诟病。“北方杨家将,南方沙家浜(指杨树和杉树)。”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罗菊春说,北方几乎都是杨树的天下,而南方杉树满山遍野,后来大面积引进桉树、橡胶(26905,-140.00,-0.52%)林。

        而这些人工林的质量同样一直被批驳。“人工林面积虽然世界第一,但蓄积量等质量远不及世界平均水平。”原国务院参事、现任中国林业科学院首席科学家盛炜彤说。

        如今的植树造林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国家林业局高级工程师沈孝辉告诉记者。

        一刀切的“运动式”造林

        现在各地普遍存在“好大喜功”、“把树种在不该种的地方”等诸多问题,这在中国植树造林史上由来已久。

        在林业系统干了大半辈子的盛炜彤,曾有十五年国务院参事经历。让盛颇感无奈的是,现在各地普遍存在“好大喜功”、“把树种在不该种的地方”等诸多问题,这在中国植树造林史上由来已久。

        1955年,毛泽东最早发出了“实行大地园林化”的号召。这一时期,中国政府确定了“普遍护林、重点造林”的方针,造林运动在全国由此展开。

        这场延续至今的造林运动已遭到诸多诟病。“从上到下都喜欢长得快、产量高的速生树种,‘保护’二字被提得很高,可抚育、施肥、间伐等森林经营措施并不得力。这些现象在多年前就出现了,迄今为止没有大的改变。”盛炜彤说。

        中科院生态研究中心冯宗炜院士是亲历者。80岁的冯宗炜记得,当年他和一批林学专业的同学受命上海南岛种橡胶树。也是从那个年代开始,海南岛原始热带雨林因种橡胶、桉树被成片砍倒。

        冯宗炜对记者说,他曾就海南岛种桉树问题专门著文,特别强调要严格按区划种树,不可遍地开花,否则灾难临头。

        曾多次调查过海南热带雨林资源的绿色和平组织森林保护项目主任易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仅2010年海南最重要的中部山地生态区中,海拔300米以上的热带天然林面积减少了近1/4,天然林以及动物栖息地破碎化现象突出。如今这一连串后果已让海南幡然醒悟,2011年3月海南省为此特别要求:“海南230万亩原始热带雨林是珍稀资源,绝不允许有任何的破坏。”

        和海南一样“运动式”植树的还有湖南等地区。

        今年79岁的盛炜彤对1974年赴湖南株洲“改树”经历记忆犹新。彼时的湖南流传口号“不唱天,不唱地,只唱杉木一台戏”,其意思是只管种杉树。但气温高、湿度小、土层薄等不适合种杉树的当地特性被地方视而不见。盛炜彤说,后果就是到处可见“小老头”——树龄已久、不见长大的杉树。几年抽壕添肥改造后,效果依然不佳。

        1979年3月12日被确定为第一个植树节后,全民义务植树运动开始。从此,国家领导人和亿万民众开始每年义务植树。

        三北防护林工程在1978年启动。长江中上游、京津、淮河太湖流域、太行山等一大批植树造林重点工程依次铺开,造林之势史无前例。“有人栽树,无人管护,是多少年来造林的弊病。过去造林主要为了获取木材,现在终于明白生态功能才是最主要的。这算是一个重大转变。”盛炜彤说。

        1998年特大洪水让中央看到了保护森林的重要。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次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坚决实行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和保护森林、草原的措施。

        然而,这些早已被中央政府认识到的问题至今还广泛存在。教训远未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