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9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天价苗木挡道 60亩要价1亿

天价苗木挡道 60亩要价1亿

作者:佚名   来源:都市快报   时间:2012-05-04

                                            闲置许久的压路机已经锈迹斑斑


        中国花木网05月04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都市快报获悉    2009年12月29日,溧马高速公路(江苏溧水—安徽马鞍山)宣布开工。蹊跷的是,两年多过去了,这条高速公路江苏段还有一半路段躺着“睡觉”。

  现在,高速公路主线位置上种满密密麻麻的苗木,早就进场的大型机器趴在草丛中,已经生锈。“这么长时间不开工的工程,从没听说过。”施工队负责人觉得,这简直是全国高速公路建设上的一个天方夜谭。

  机器在旷野中闲置一两年

  溧马高速3标段静悄悄的,丝毫看不出建设痕迹,“这里就是主线位置。”顺着标段负责人夏志祥手指的方向望去,乱草丛中趴着一台锈迹斑斑的压路机。

  “我们这些大型机器前年9月就进场了,一直没动过,前几天看到交地实在无望,一部分设备就拉到溧水去干活了,原来这里停着十几台机器呢。”夏志祥说,机器闲置太长,日晒雨淋,全部生锈了。

  夏志祥无奈地说,为了看机器,工人每晚都会自己带被子过来,临时搭个帐篷,“看了两年多了。”

  其他标段的施工段也遭遇着类似尴尬,4标段施工单位是山东胜利油田胜建集团。昨天,4标段支部书记刘勇同样无奈地说,他们的机器也全部处于停工状态。

  公路主线在哪 树苗就栽到哪

  顺着溧马高速走向,记者发现一个怪现象:主线内大多栽满了超常规密度的苗木,很多已经枯死。“我们现在站的位置大致就是溧马高速的中心线上。你看,一直往前七八百米都是这种树。”刘勇非常熟悉这里的情况。

  密集的小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刘勇说,他们前年进场的时候就有一些了,去年春天又出现了一些,“有不明身份的人往主线内移树苗”。

  粗略估计一下,一平方米里至少要栽十几棵树。“不懂园林的也知道,苗木哪有栽这么密的,根本活不了。”现场施工负责人透露,这些苗木的存活率在25%左右,“我们每天都要来看,从没看到有人养护”。附近居民也对这批树木的情况不清楚。

  刘勇还透露,测量队放线时很好放,只要有树的地方就是主线。只是,这些树为什么能这么“精准”地提前栽到溧马高速的主线里,谁也想不明白。

  记者看到,苗木地边上盖起了小房子。工地上的人说,这是苗木大户用来看苗木的,晚上都有人住着。

  合同到期了 施工队赔钱“看风景”

  没法开工,施工队也无所事事。2012年4月底,4标段施工合同已经到期了。“现在别说完工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施工呢!”刘勇无奈地说,他们这次就是到南京来赔钱“看风景”的。“我们整个标价1.42亿元,全长8公里,全部位于江宁段,可现在能施工的只有一公里多。”刘勇说,不计算施工队的损失,他们亏了1000多万元了。

  3标段是全线最大的一个标,全长6.64公里,总造价1.96亿元。夏志祥说,因为全线不能贯通,项目亏损非常严重,估计也已经损失1000多万了。

  60亩苗木要价1个亿

  面对尴尬,溧马高速指挥部相关负责人昨天坦言:工程不能推进,是因为牵涉到溧水江宁的征地拆迁。

  去年5月,建设单位在征地拆迁过程当中,按照江宁区出台的最新征地拆迁补偿标准进行补偿安置。但江宁方面供地进展缓慢,从去年年初承诺的“力争3月底”推迟到6月底,一直到现在都没期限。

  江宁征地为何这么慢?江宁禄口街道建设所副所长刘进说,主要是苗木大户要价太高,像前文所提到的那种苗木,“60亩地就敢要价1个亿,不肯降,没法谈”。

  挡住溧马高速建设的主要涉及三个苗木大户,包括陈巷22亩、埂方60亩、石埝59.5亩,“起初埂方和石埝都要价1个亿,经过几次谈判,埂方这块从8000万谈到6000万,然后又降到5000万,最新报价是1300万元,石埝最低报价是1700万元。”刘进说,陈巷的谈得差不多了,但后面两个还很艰难,双方开价悬殊太大,“我们前段时间找了江宁区物价局的一个评估公司,埂方苗木估值147万元、石埝60万元、陈巷74万元”。

  其他地方也有“中招”

        溧马高速计划2013年底建成。现在由于“天价”苗木挡道,什么时候大面积施工成了问号。对此,刘进昨天说,他们现在也很着急,至少一星期会协调一次此事,“根据我们的预算,计划这个月底能谈下来。”

  溧马高速红线范围内突然“冒”出密集的苗木,其中是否有蹊跷,刘进说:“确实挺奇怪的,但怎么回事,就不好说了。”他说,这还不能算“抢栽”:“石埝、埂方的苗木是2010年4月栽的,是在拆迁政策下来和高速公路建设公示之前栽的。”

  记者了解到,在重要工程红线范围内大量栽植苗木,溧马高速并不是首例,“宁杭二期就曾遭遇过,绕越东南段也有,就是现在正在建设中的机场线也未能避免。”昨天,刘进告诉记者,尚未开工建设的宁高新通道也中招了,“去年就开始栽树了,也全部在红线范围内。”

  是不是有人将图纸泄密?刘进摇头:“不存在,道路规划设计时,都要到现场放样,小红旗一插,线路走向就出来了,打这主意的,就会关注这些信息,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