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星期四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日美曲折樱花情缘:美国曾因珍珠港痛恨樱花

日美曲折樱花情缘:美国曾因珍珠港痛恨樱花

作者:佚名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2012-04-19

        中国花木网04月19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环球时报获悉       为表达感激送出大礼 因发动战争连累“国花”

        一年一度的华盛顿樱花节于日前开幕,而今年正好是日本樱花树落户华盛顿100周年。众所周知,樱花不但是日本的国花,还被视为该国的民族象征,所以很多人将华盛顿樱花视为日本文化外交的一个典范。事实上,樱花在百年前远渡重洋落户华盛顿是有着一段曲折故事的,它也是日美近百年来关系变迁的见证者。

        日本感激美国帮助“抗俄”

        1912年3月27日,地处美国首都华盛顿近郊的波托马克河公园热闹非凡。这一天,在众多嘉宾的欢呼声中,美国第一夫人海伦·塔夫脱和日本驻美大使夫人珍田各自种下一棵樱花树,标志着日本把樱花作为礼物正式赠给美国。其实,早在此前20多年,一些美国人就对日本樱花产生兴趣。1887年,美国植物学家戴维·费尔查尔德到日本搜集植物标本时,被东京漫天飞舞的樱花所吸引。回国时,他特地挑选带走25种樱花,在自家庭院种植。当它们成活后,他兴致勃勃地举办“观樱会”,邀请社会名流参加,其中不但有在美国农业部任职的马拉特博士,还有曾多次到过日本的旅行作家西德摩。不过,由于个人力量有限,能欣赏到樱花的美国人毕竟是少数。但没多久,一场战争为樱花进一步落户美国提供了契机。

        1904年2月至1905年9月,为争夺在远东的利益,日本与沙俄竟然在中国的土地上展开激烈较量。对于这场日俄战争,美国明显偏向日本。还在战前,为打破沙俄对中国东北的垄断,美国就站在日本一边,向后者提供大量经济援助。1904年,美国驻菲律宾总督塔夫脱专程访日,唆使日本对俄开战。到战争接近尾声时,日本虽获得一定军事优势,但也损失惨重,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欣然出面斡旋。在他的调停下,俄国被迫同日本签订和约。据此,日本不但获得在远东的巨大利益,而且一举确立了自己的强国地位。几乎就在同时,美国同日本签订《塔夫脱———桂太郎协议》,承认后者吞并朝鲜。美国的这些举动令当时的日本对美国充满感激之情。

        首批树种被检出病虫害

        1909年3月,塔夫脱出任美国总统。而在入主白宫后,塔夫脱的夫人海伦也对日本的樱花产生了兴趣。原来,旅行作家西德摩在1909年见到了海伦。当听说后者准备在华盛顿波托马克河沿岸建公园时,西德摩极力劝说她种上日本樱花。日本方面得知美国第一夫人对樱花感兴趣后,时任东京市长尾崎行雄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即通过赠送樱花表达日本对美国的亲善之意,而塔夫脱在夫人的影响下也接受了日本的好意。

        1909年11月24日,满载2000株樱花树种的日本邮轮“加贺号”从横滨港出发。12月10日,邮轮在美国西部港口上岸后,这些树种马上被运往华盛顿。然而接下来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问题:费尔查尔德和马拉特博士对树种进行仔细检查后,发现上面有无数的害虫,由于树种数量较大,普通的消毒灭菌方法都无济于事。于是,1910年1月28日,经塔夫脱总统同意,美国农业部下令烧掉这些樱花树种。为此,时任美国国务卿诺克斯还专门致信日本说明情况。

        随后,日本方面积极准备第二次赠送。鉴于上次的教训,东京市特别邀请一名叫古在由直的专家研究除虫方法。经研究,古在博士决定将樱花树种先培植一年,然后用熏蒸法消毒。1912年2月14日,装载6000多株树苗的日本货轮再次驶向美国,这次果然没有发现感染病虫害的情况。根据安排,这批树苗3000株落户华盛顿,剩余的送往纽约。3月27日,在波托马克河公园潮汐湖畔,尽管已中风好几年,第一夫人海伦仍亲自主持了植树仪式。

        从“日本樱花”到“东方樱花”

        日本樱花落户华盛顿后,美国民众很快就喜欢上这种东方植物。受此影响,华盛顿市民于1935年组织了首届樱花节,并逐步将其作为固定的民间节日流传下来。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二战的爆发,美国人对日本的好感发生逆转。珍珠港事件后,日本在美国人心中的形象更是跌入谷底。

        出于对日本的痛恨,美国社会掀起广泛的排日浪潮。就在珍珠港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加利福尼亚等地开始对普通美国籍日本侨民进行清洗。更令美国人心有余悸的是,二战末期,日军为挽回败局,还研制出一种以“樱花”命名的有人驾驶炸弹对付美国海军。可以想象,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美国民众自然对象征日本民族精神的樱花丧失好感。

        据记载,早在珍珠港事件发生后几天,就有一些愤怒的美国青年锯断了4棵樱花树。幸运的是,许多民间人士意识到,花毕竟是无罪的,因此他们想方设法保护已成为华盛顿景观的樱花。最终,大部分樱花树幸免于难。不过,为避免反日人士再度迁怒,每当华盛顿市政府按惯例举办樱花节时,都避免称呼它“日本樱花”,而是代之以“东方樱花”。

        二战结束后,美日两国不仅结束了对立,还结成了同盟,关系的改善让樱花再度成为美国民众的宠儿。1965年,同样出于感激之情,日本再次赠送美国3800株樱花树。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华盛顿樱花的主要品种———吉野樱花一度在日本濒临绝迹,于是在1981年,日本园艺师竟不得不到华盛顿取种。这段插曲也进一步改善了美国民众对日本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