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3
星期二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新闻 > 浙江三门亭旁镇:40万株苗木培育8年遭遇卖难

浙江三门亭旁镇:40万株苗木培育8年遭遇卖难

作者:佚名   来源:台州日报   时间:2011-12-27

        中国花木网12月27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台州日报获悉   蒋玲兵的苗圃坐落在三门亭旁镇挂帘村,虽已过冬至,沿着斜坡一直到半山腰,七八十亩红花木莲跟峨眉含笑仍旧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蒋玲兵却发愁地告诉记者,山上的树苗已经种了8年多,却始终没人来买,现在村里要把土地收回去重新规划,得赶紧找到买家,低价处理掉。

  蒋玲兵说,她种的数量在镇里不算大,真正的大户是任家村村民马加兆。

  号称“零风险”的项目遇风险了

  一提起树苗的事,似乎就触到了马加兆的痛处。他告诉我,2003年,镇政府给农户介绍了浙江森禾种业有限公司的一个项目,种植户以2.5元/株的价格买下峨嵋含笑、红花木莲等树种,3年后达到规格要求,公司以每株9元的价格回购。农户如果碰到愿出高价的买家,也可以直接出售获得更多收益。

  马加兆说,因为项目是全省扶贫工程,在树苗的价格上,省里补贴1.5元∕株,县里再补0.5元∕株,“森禾公司当时对两个种树的前景特别看好,号称是‘零风险’项目,我就借钱买下了13.5万棵苗,是全镇买得最多的一户。”马加兆回忆,当时全镇的多个村庄总共购买了46.58万株树苗。

  “2003年大旱,2004年台风,等森禾公司来收购时,我家只有1/10不到的树种达到要求,其他种植户的合格率也都不高。”马加兆说,之后,森禾公司以每株9元的价格买下合格树种,但并不把树拉走,其余不合格的树苗就以每棵2元不到的价格补给农户,到此双方协议即告结束。

  “他们技术员走的时候,不建议砍树,说这两个树种的前景还是不错的,等长大了能卖个好价钱。”马加兆说,毁林对他们来说确实于心不忍,大家就都继续种着,“到现在,这些树苗大的直径十多厘米,小的也有八九厘米,还是没人来买。”

  当年签了项目责任书

  马加兆说,当年的亭旁镇常务副镇长邢勇一直帮他们推销树种,甚至把市里的领导也请来了,但最终都没有什么成效。

  邢勇现在是三门县林特局纪委书记,他说,森禾公司当年主动联系各县说要搞苗木项目,省林业厅还专门在杭州开了大会。会上,省财政厅、林业厅和各欠发达乡镇签了项目责任书,要保证项目的落实,“当时全省600万棵树苗,分给三门的40多万棵树苗大部分落在亭旁镇。”

  “签回购协议的时候,因为森禾公司把前景说得很好,乡镇领导也就没再多探讨,我对规格标准提了些意见,最后对方也放宽了对直径、高度的要求。可惜,验收时总体合格数量不到30%,整个亭旁镇最后拿到120多万元赔偿款。”邢勇坦言,从法律上说,森禾公司、政府和农户间的合同关系的确已经结束,但作为一个省扶贫项目,政府还是应该继续跟踪项目绩效,关切农户是否真的增收。

  大环境影响苗木销售

  2008年前后,邢勇曾试图联系森禾公司劝说其回购树苗,也向三门县、台州市打过报告,表示希望能通过行政引导解决农户们的销售问题,但似乎都没有回应。

  对于苗木卖难的原因,邢勇分析,除了森禾公司之前过分乐观、错误判断外,跟大环境也有关系。他说,2004年国务院下发文件,对土地实行宏观调控,紧缩绿化用地,保护耕地,这给绿化产业带来不小冲击。另一个是,浙江的绿化传统是用樟树、银杏作为行道树,红花木莲和峨眉含笑此前一直未被编入绿化规划名录,也没有引起规划专家的关注,市场直销就无从谈起。

  但在刑勇看来,红花木莲这类树种长势快,易于形成林荫道,又不影响采光,作为行道树没有问题。采访中,他一再呼吁,相关领导在搞高速公路和新农村、社区建设时,不妨多考虑本地资源,达到互惠互利。

  记者感言:正如刑勇所说,眼下种植公司、政府和农户们的合同确实结束了,但农户们面临的问题却没有结束,而且还在一年年中让他们陷入了更为尴尬、窘迫的境地。想起当年我们报道过的亭旁镇挂帘村村民主任何小川,为村民们修路、建房时面对的也是重重困境,但最终路还是通了,房子也建上了。我想,相关部门只要有决心,也是能够解决树苗卖难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