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0
星期日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在德国看环保

在德国看环保

作者:佚名   来源:   时间:2005-12-29

吉林发生特大污染时,我正在德国“2005年拜耳青年环境特使”论坛上,这是拜耳公司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共同举办的活动,我因一篇环境报道获奖受到邀请。来自德国北莱茵州的一位女环保官员发言时展示出的图片,是刚刚爆炸后的事故现场上空,黑色和黄褐色的浓烟遮天蔽日,令人瞠目。没想到,在异国上的一课,竟是自己国家刚刚发生的一起严重污染。

当天,来自世界4大洲14个国家的40多位青年环境特使,刚刚参观了位于德国勒沃库森的拜耳公司总部。这个方圆超过17平方公里的化工区,位于德国重工业区鲁尔区。

“忽然,某处管道发生了泄漏,监测中心在接到警报1分钟内,专业危机处理人员全部到位,载有精密仪器的空气测量车立即对现场空气进行分析,并将数据即时上报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迅速确定处理方案,发出指令,消防人员进入现场急救。从接到事故警告到处理结束,整个过程只用了10分钟。”当然,这并非我们遭遇到的一幕,而是拜耳向我们播放的一段消防演习录像。

事后,来自中国的几位青年环境特使私下议论,如果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有这样完备的防范机制,或许不会酿成现在这样的灾难。

作物科学是拜耳几大支柱业务之一,研究新型农药,是科学家们的重要工作。为了更科学地采集数据,在每一块实验用地下面,都埋上了防渗漏设施,并且设计了精密的取样口,随时采集土壤、地下水样本,一旦发现某种试验品会对土壤和水造成污染,将被立刻中止。实验室的出口安置着一台机器,每个人离开时,都要把手放到仪器里,触摸探头,电脑进行自动分析,看人身上有没有污染物和辐射。

来德国前,以为此次赴德会是一次轻松的休闲之旅,没想到日程满满,所有的安排都与控制污染有关,不是参观垃圾处理厂就是参观垃圾填埋厂,简直就跟垃圾干上了。想到在国内经过垃圾场的情景,让人发怵:沿线几里范围内,树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垃圾袋,空气中散发着腐臭和说不清的味道,令人窒息。后悔出国前为自己新购了一件白色大衣。

汽车在化工区的一座小山上停下,山上没有大树,紧贴地表生长的是一种褐色和黄色叶子的小植物。向导说,这里就是化工区的垃圾填埋厂了。

看得出,所有的参观者都有些惊讶,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风景优美,清溪环绕的小山是垃圾场。我使劲做了几个深呼吸,没有闻到任何异味。据介绍,这里填埋的是化工区的工业废料,经过无害处理和压缩,再与沙土等混和填埋。风从远方带来植物的种子,在地表生根发芽,形成了自然的植被。小山已有几十米高,并将继续向上增长,据说还可以使用70年。

拜耳化工区的工业废料是通过管道输送到垃圾处理厂的,全程密闭,只能在终端看到从大烟囱里冒出的白烟。爬到十几层楼高的厂房顶端,发现那些白烟其实是水蒸气。工业废料经过处理产生的热能和某些材料,可以被重新使用,通过管道输送到相应的工厂去。确实不能分解的垃圾,无害化处理后才送去填埋厂。

由于使用了环保和新的循环利用技术,从1992年到现在,拜耳集团垃圾生产量减少了一半,有害废料减少了2/3,能源消耗节省了20%。废水从1992年到2002年减少了将近80%。

在垃圾处理厂的高处远眺整个化工区,蓝天白云,有鸟儿在飞翔,不远处是波光粼粼的莱茵河。同行的一位中国化工报的记者赞叹道:“美丽的工厂!”

事实上,四五十年前,这里远谈不上美丽,城市上空笼罩着“大锅盖”,小区门口垃圾遍地,汽车尾气熏得路人纷纷戴上口罩……莱茵河被冠以“欧洲下水道”的恶名。当时一位总统候选人的竞选纲领之一就是要使这里实现蓝天白云,选民们根本不相信。如今,重工业区鲁尔区已经成为全德绿化最好的地区之一。

一个要排放大量污染物的化工区,维持“美丽”,需要多少钱呢?从1990年~2002年期间,拜耳集团在全球花费了约160亿欧元用于环境保护。为了防止对莱茵河的污染,拜耳在过去的10年间耗资1亿欧元,在整个化工区的地下,建起了一个巨大的防漏层。所有管线都装有电脑监测系统,进行实时监控。

拜耳(中国)公关传媒部安妮特(AnneterWiedenbach)女士说,德国的环境政策有一条原则:给环境造成影响或损害的人要负责承担环境受损的费用。因为发生事故后再治理,其费用远比预防的投入要大得多,企业宁愿把钱投在预防上。

访问北莱茵州的垃圾处理厂时,天下着雨,没有想像中污水遍地的场景,也没有任何不愉快的味道。一个一个的集装箱上标着垃圾的不同种类:旧洗衣机、旧电脑显示器、建筑垃圾……一共30多种类别。一位60多岁的德国老汉,开着私家车来扔旧打印机。两个年轻人来扔一些装修垃圾。我们觉得很新鲜,询问后才知道,在德国,像旧家具、旧家电之类的,不能随意乱扔,必须送到垃圾处理厂。如果这些东西对环境有污染,还要额外缴纳费用。

在火车上,我面对着4种不同颜色、仅有德文标识的垃圾箱作难了,不知该怎么处理手中的垃圾。幸遇一位中国留学生帮我解决了难题,就此攀谈起来。

他初到德国,房东教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垃圾。果皮、蛋壳等生物垃圾放在褐色桶里;烟灰、灯泡、猫沙、皮革等放在灰色桶里;报纸、杂志等放在可回收桶里;铝盖、饮料罐、饮料和牛奶纸包装等放到黄色塑料袋中。政府每半个月收集一次黄色垃圾袋,具体日期在年初向居民公布。每户人家根据使用垃圾袋的大小,要向政府缴纳一定的费用,如果垃圾超过了塑料袋的容量,还要额外交费。他见过一位德国老太太不依不饶去敲隔壁邻居的门,就因为邻居没有把垃圾分对,因为当地的垃圾袋是半透明的,一目了然。相较之下,他父母在国内的一段经历耐人寻味。这位留学生的父母住在北京,小区里也有两种不同颜色的垃圾桶,分别标明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位老人好容易打听清楚了什么叫可回收、什么叫不可回收,每次倒垃圾的时候,小心翼翼把废纸和其他垃圾分开。这种认真建立起来的习惯,在一次亲眼目睹的倒垃圾过程中被彻底摧毁。他们看到开车来收垃圾的人,将小区居民认真分倒的垃圾重新混在一起,扔上车拉走了。从此,两位老人再也不给垃圾分类了。

我很好奇,在德国,公众是如何养成垃圾分类习惯的?德国大学生告诉我,从他们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学校会给小学生发一个本子,专门记录他们在环保方面做的事情和一点一滴的进步,如:和家人一起把落叶埋在自家的花园;提醒父母多乘公交车少用私家车……现在购物则要自带布袋,使用塑料袋要花0.2~0.3欧元另购,这些钱足可买0.5升牛奶。在超市购买瓶装饮料要付押金,好回收瓶子,循环使用。据说,不久以后,国家还将采取更严厉的环保措施:所有的厂商都必须回收自己制造的产品。

环保在德国已经催生出了一个庞大的产业,北莱茵州有4200个公司从事和环境相关的工作,雇员超过12万人。而在整个德国,垃圾处理和回收占到了GDP的8%。

结束德国的访问时,有机会顺道前往维也纳,翻看地图中,意外发现居然也有参观垃圾处理厂的项目,当即决定前往。奥地利这家垃圾处理厂位于维也纳两条地铁线的换乘站,是一个用色彩和曲线堆积出来的童话世界,还有植物从建筑里生长出来。这座让人叫绝的设计出自奥地利著名设计师百水(Hundertwasser)之手。他认为大地是不平的,所以建筑表面也做得凹凸不平,甚至地上的停车位,也是用波浪般的曲线划成的。参观本来是需要预约的,听说我来自中国,工厂公关部的负责人爽快地把我安排进当天的参观者名单。于是,我便有幸看到了被装饰得如同艺术品一般的垃圾处理厂,看到了厂区内那些用处理过的废物制作的精美的模型。因为这个参观,我放弃了很多想去的地方,但还是觉得很值。

那两周,我一直穿着白色的大衣出入垃圾处理厂、污水处理厂……回来的时候,大衣洁净如初。作为此行的纪念,一叠再生纸便签、一个小小的塑料垃圾桶,摆上了我的书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