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6
星期六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林业 > 林务官——林业运转的中坚力量

林务官——林业运转的中坚力量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时间:2011-08-26

        中国花木网08月26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中国绿色时报获悉  在德国,林务官可谓林业运转的中坚力量。德国的森林经营与林业管理之所以堪称典范,林务官的工作功不可没。在此,让我们通过德日林业专家的对话,走近德国林务官,认识他们的职责、工作和贡献,以供我们的林业人借鉴。

  在从事森林管理工作时,林务官按照什么程序为林主提供服务,面临的棘手问题是什么?

  里格尔:在德国,90%-95%的森林所有者在市公所有户籍登记,森林面积、林主姓名及现住址等均可通过户籍查找。林务官通常住在自己分管的区域,很多人和林主交上朋友,因此从林主那里了解信息是第一项工作。林务官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大约5%-10%的林主的情况很难获取。

  林务官不仅是法律和义务的监督者,还是森林所有者的顾问。当发生病虫害或风倒木等灾害并威胁到相邻林分时,林务官可强制性地开展工作,但同时也要向林主说明情况。林务官的工作包括对守法情况的监督、介绍承包经营者处理风倒木等。

  近年成立的木材企业森林经营咨询公司,向大规模私有林派人,以促进经营。他们的工作类似于林务官的工作,但这些民间咨询公司大多只对特定木材和林主感兴趣,而不关注小私有林主。

  林务官怎样为木材生产业者提供中介服务?

  里格尔:在德国,采伐业者不通过投票竞争。在一般的木材生产中,由于近年来锯材厂对木材的需求不断变化,并要求及时供应,因此如果等待审查期和投标期就无法满足工厂的要求。尤其是小规模采伐要根据需求进行,不能等待投标。此外,有的业者虽然作业的费用便宜,但质量并不过关,例如采伐伤到其他树木、采伐后引发虫害等。出于这种考虑,也不能采取投标竞争。那么,不投标怎么保障森林所有者的利益呢?德国科研部门为此专门提供了关于作业工程生产效率和费用的成本表。林务官的一项工作就是依据此表与业者交涉,以保证林主和作业者双方的利益,保障采伐质量。

  松本:日本生产率及成本未形成体系的原因之一,也许是有补助金的存在。也就是说,即使有作业体系但却没有成本管理,因为很多经营者都想通过补助金弥补成本,尤其是森林组合。在日本以补助金为前提的时代一直持续到现在,虽然有一些生产率数据,但这与成本无关。

  里格尔:但是,如果能在有补助金的情况下降低生产成本,节余的钱可以做点其他的事,使用成本表不是也很有价值吗?

  江鸠:日本补助金的使用如有剩余,下一年就不给了,因此不能成为降低生产成本的奖励。

  林业局局长的任职是如何决定的?林场林务官的人事变动由谁来决定?

  里格尔:德国和日本在森林管理制度上的不同点是,德国林务官的任期很长。而在日本,国家和县的林业负责人2年-3年变动一次。德国林业局局长和林场林务官的制度不同,林场林务官是专科大学毕业,经过大约一年的实习期后被分配到林场。基本上一次分配之后可一直在该林场就职。即使有变动,在30年-40年的职业生涯中大概也只有一次,因此2/3-3/4的林场林务官没有变动。林业局局长的实习期和预备期较长。实习期内首先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进行“森林资源调查”,制定森林计划,在这个岗位上工作2年-3年,然后或进入大学或到研究所工作,之后在州政府作管理工作等,在积累一定经验后,再出任林业局局长,并可以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工作到退休。

  林场林务官是林业局的职员吗?实际上管理森林的是林场林务官,那么将来要培育什么样的森林,是由林场林务官决定,还是由林业局局长决定?

  里格尔:首先是组织形式,林业局下面有若干个林场,林场林务官归属于林业局。但是,最近林务官不是在林业局而是以位于林场附近的自有住宅兼事务所为办公地点开展工作。在德国,自治体有林和州有林有义务制定“经营规划”,该规划每10年修订一次。在自治体有林配备了地区负责人,每年根据“经营规划”制定“详细作业计划”。在实际作业中,按照“详细作业计划”或根据实际情况,对“经营规划”边修改边开展作业。

  在制定作业计划时,林场林务官要亲自到经营现场,边察看边制定计划。制订的方案提交林业局局长,和局长交换意见后进行修改,权限基本上由局长拥有。在自治体所有林,作业计划必须由自治体议会通过。因此,有时由议会来修订,有时候由林业局提出方案,议会作出决定。以这种形式通过10年期“经营规划”及每年的“详细作业计划”。州有林基本上也按照同样的程序制定作业计划。林业局每年向自治体议会提出一次方案,内容包括需要造多少林、采伐多少树,其成本是多少,收益又是多少等,由议会认可。提交程序是,林场林务官提交方案,有时也会作出说明,如果是比较大的自治体或有问题时,林业局局长亲自前往解决。在因灾害及木材市场动向必须作出修订时,局长和林场林务官交换意见后,向自治体议会提出修订意见。

  林业工人是由学校培养的,即使掌握了符合成本表的技术,但这些技术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在不断进步,所以无论是林业作业员,还是林务官,都要接受继续教育。那么,德国是如何进行再教育的?

  里格尔:在德国,对林业工人的继续教育大体上是这样的:年轻林业工人每3年一次,在培养技术工人的学校等场所接受继续教育,学习期间工资照发。此外,以林业工人为对象定期举办安全讲座,这已经成为一项义务。以前工资的计算以生产率为标准,生产率越高工资就越高。但现在,尤其从安全的角度出发,改为计时工资,即按照计时工资表发放工资。

  注:里格尔——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原林务官;松本、江鸠——日本林业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