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4
星期二
行业资讯
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市场动态 | 价格行情 | 企业新闻 | 花卉 | 资材 | 景观 | 盆景 | 林业 | 技术文章 | 生意宝典 | 成功案例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新闻 > 甲骨文CEO的树木官司

甲骨文CEO的树木官司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1-06-14

        中国花木网06月14日资讯:本站编辑人员从互联网获悉    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首席执行长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于1988年以390万美元的价格在三藩市高档社区太平洋高地(Pacific Heights)购买了一栋住宅,可以尽览三藩市湾(San Francisco Bay)的壮美景致。而现在,从他家望出去,视线不再像从前那么一览无余,而是被某些东西挡住了。

        几棵大树挡住了埃里森家往外看的风景。伯纳德•冯•波斯默(Bernard Von Bothmer)和珍•冯•波斯默(Jane Von Bothmer)夫妇于2004年以690万美元的价格在埃里森位于高处的豪宅下方购置了一处房屋,成为这位元软体业巨富的邻居。在随后几年中,冯•波斯默夫妇任由他们开阔后院中的树木不断生长,三棵红杉和一棵80年树龄的槐树都长高了好几英尺。

        现年66岁的埃里森对这些过高的绿树感到非常不满。

        去年6月,埃里森对冯•波斯默夫妇提起诉讼,声称如果法院不命令冯•波斯默夫妇砍掉这些树木以恢复原告房屋的视线和采光,那么他的房产价值将遭受不可挽回的损害。这起诉讼将从今年6月6日开始审理,届时,这位亿万富翁打算将冯•波斯默夫妇告上位于三藩市的加州高等法院,指控他们院中的这些树木遮挡了其透过落地窗看到的三藩市湾的景致。

        这场诉讼已经变得声势浩大,吸引了广泛关注。埃里森聘请了一位擅长“树木和邻里法规”的律师来和冯•波斯默夫妇对簿公堂。冯•波斯默太太则在一份口供书中称,她曾经抓到这位硅谷大亨雇用的伐木工人爬到她的红杉树上,准备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砍树,但是埃里森表示这一指控并不属实。

        据双方的律师称,在这场纠纷中,埃里森曾经提出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冯•波斯默夫妇的房产,不过该提议被这对夫妇拒绝了。

        冯•波斯默夫妇的代理律师玛丽•哈拉比厄尔(Marie Hurabiell)表示,问题的根源在于埃里森希望保持房屋最初的景观,而冯•波斯默夫妇希望保护自己的隐私。

        埃里森只愿意通过其擅长树木法规的代理律师巴瑞•伯纳派特(Barri Bonapart)表态,后者称,埃里森希望将其房屋的视线恢复到20多年前购买时的模样。这座拥有5个卧室、上下四层的房屋占地10,742平方英尺(约1000平方米)。

        伯纳派特称,冯•波斯默夫妇后院的绿树长得过高,以至于当埃里森从第三层的起居室观赏风景时,树冠阻挡了他的部分视线。她补充说,这座现代风格的住宅是埃里森先生名下的六处住宅房产之一,被他用于招待客人。他计划于2013年在三藩市举办美洲杯帆船赛,届时,他将在这里度过更多时光。

        埃里森并不是第一个在绿树问题上遇到麻烦的名流。1995年,家装业大亨玛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就曾与东汉普顿的一位邻居发生争执,因为这位邻居在他们两家的房屋之间种植了一些灌木。这件事也曾轰动一时。

        在三藩市,树木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因为这座城市多山而且多树,这就导致了一些房屋的视线被遮挡。1988年,该市通过了一项“树木纠纷解决条例”,要求原告首先寻求与树木的主人达成和解,如果未能成功,就提起一项“树木申诉”,如果有必要的话,对纠纷进行“有约束力的仲裁”。如果所有这些努力均告失败,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伯纳派特称,冯•波斯默夫妇这栋房屋原先的主人大卫•萨金特(David Sargent)和简•萨金特(Jan Sargent)夫妇曾同意埃里森的请求,修剪其院中最高的树木以防阻挡其视线。

        萨金特是加州索萨利托(Sausalito)的一位房地产开发商,他表示他并没有和埃里森达成这样的协定。

        当萨金特的房屋于2004年在市场上放售时,冯•波斯默太太爱上了它的后院,里面大约种了40棵树,还有灌木丛。现年44岁的冯•波斯默先生是一所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是曾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馆长的已故历史学家戴尔切奇•冯•波斯默(Dietrich Von Bothmer)的儿子,他喜欢这所房屋所处的中心位置。

        冯•波斯默夫妇的另一位元代理律师加斯•佐臣(Garth Drozin)说,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冯•波斯默夫妇发现了一些被剪断的树枝,还有其他迹象显示最高的四棵树(包括一颗近80年树龄的槐树)被削去树梢或者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人胡乱修剪。

        冯•波斯默太太在一份口供书中称,2006年6月,她和一位杂务工抓住了三名伐木工人,他们正准备削剪她家园中的树枝。佐臣说,冯•波斯默太太认为他们受雇于埃里森,她去埃里森家中找到一位管理人员当面对质。

        佐臣说,对方向她道歉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一份根据4月8日的证词记录下来的长达207页的口供书中,埃里森说,他从未让任何人去砍这些树。他补充说,他手下的工人不可能这么做,因为他会立刻解雇他们。他说,“你知道,我不会做这种事情,我是一个公众人物。”

        埃里森补充说,他不认为曾经发生过非法入侵事件,不过他表示,有一次一位工人站在他家房屋的围墙上,削剪延伸到他家院子上方的冯•波斯默家的树枝,当时这位工人确实身处这棵树中间。埃里森说,“冯•波斯默夫妇提出投诉,我们立即停止了这一举动,不过我认为我们完全有权利这么做。”

        伯纳派特称,从2008年到2009年,埃里森在被树木纠纷调解程式搞得筋疲力尽后,终于提起了诉讼。与此同时,冯•波斯默太太也在今年发起反击,寻求让其院中的槐树(非加州本地树种)成为三藩市市的“地标树”而受到保护。这项请求正在等待有关部门批准。

        随着6月6日审讯日期的临近,双方曾进行过和解谈判,然而没有达成解决方案。

        不过,埃里森已经和另一位邻居就树木问题达成和解。这起案例发生在埃里森位于加州伍德赛德(Woodside)的常住住宅内,他在靠近邻居房产的地方种植了一些红杉树,这位邻居提出投诉。

        埃里森在一份口供书中称,“她说这些树最终会长高并遮挡她的视线。所以我们挪走了这些树。”